• 目录
  • 第21章
  • 下载
  •   但是,大家都知道,说是作为质子,实际上,与送一名玩物给轩辕澈也差不多。那宁国太子好巧不巧的,也是名哥儿,而且长得特别俊美,性子也十分高傲倔强,比之罗宇的温良端庄更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轩辕澈很快就栽在了宁安的手上,并非没有想过宁安被送过来是要窃他的国,乱他的心,最开始轩辕澈也的确是存了逗弄宁安的心思,可惜人的心最是难以琢磨难以控制,一旦动情,便一发不可收拾。

      轩辕澈不顾朝堂大臣们的反对,一意孤行与宁安大婚,还封他为皇后。

      跟轩辕澈青梅竹马的罗宇,却无缘他的后宫,哪怕是位份低一些的位子,都没能到手,罗宇自是不甘心。

      杨之逸收回自己乱糟糟的心绪,忽而抬手召来一名小兵:无影,你去之前皇后下车的地方看看,若是若是皇后还在,便请他回来。说着,他又摸出一个荷包丢给无影,若是皇后身体不适,不宜赶路,便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并传讯给我,记住了吗?

      无影接过荷包,点点头:属下明白。

      说完,他也不骑马,足尖一点,便掠了出去,很快不见踪影。

      杨之逸想,念在宁安曾经帮过他一次的份上,他能做到这样也算仁至义尽了。

      但是,事与愿违,杨之逸想要归还的报恩并没有成功。

      无影很快归来,说是没有找到皇后,后方有宁烈派的人在四处搜查,他们若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杨之逸拿着无影归还给他的荷包,轻轻叹了口气,也罢,他们都将是亡命天涯的人,找不到便找不到吧,只希望,彼此安好。

      走!我们去跟陛下汇合!杨之逸翻身上马,率领汇合的三小队出发,走另外一条小路去追罗宇等人的大部队。

      罗宇等人在山脚下安营扎寨,也重新派了人在外围放哨警惕。

      主帐中,轩辕澈昏迷不醒,罗宇请了随军军医帮忙处理轩辕澈的伤口,却不见好转。

      轩辕澈发起了高烧,人昏昏沉沉着,一直在唤宁安的名字。

      罗宇听了之后心情郁结,却没办法,只得给军医施加压力。

      罗公子,陛下旧伤尚未痊愈又添新伤,这不是一两日便能好转的,您这么催我,我也没办法啊!军医叹气,我们的药也没多少了,现下又不能去城镇休养,老朽只能去这附近的山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多找些草药来入药了。

      说完,军医也不等罗宇说话,翘着胡子背着药箱便离开了主帐。

      你罗宇也是又急又乱才会对军医发火施压,没想到对方反驳了回来,这让罗宇更加气恼。

      不过气恼归气恼,罗宇还是出了主帐,唤了几名士兵来,嘱托道:你们护送卢大夫去采药,一定要保证卢大夫的安全,知道了吗?

      是,少爷。

      安排好这些后,罗宇才又回了主帐。

      轩辕澈昏迷中十分不安,手正在乱抓着什么,口中喃喃唤道:小安小安

      罗宇快步上前,迟疑了片刻,把自己的手放到了轩辕澈的手中,轩辕澈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地握住罗宇的手,不安的呼唤也渐渐变得安定下来,似乎得到了某种慰藉和满足:小安不要离开我

      罗宇心中一震,不安的人开始变成他自己,他在马车中赶宁安离开之事,莫非轩辕澈听到了?

      不,不会的,轩辕澈伤得这么重,都已经昏迷两天了还未醒来,他不可能听到自己赶人的那一幕。

      不过,即便听到了又怎样,那个妖孽,根本没资格再待在轩辕澈身边!

      罗宇眼中透出几分势在必得的光芒,听到轩辕澈又在呢喃着呼唤小安,他便柔声应道:陛下,我在

      轩辕澈在罗宇的安慰下,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罗宇看着他憔悴的面容,心痛如绞,又恨他为何要对那个妖孽情根深种,明明他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不过现在也好,宁安自动离开,怕也是对轩辕澈心存歉疚,只要那人不在了,以他对轩辕澈的了解,以他之前那么多年陪伴在轩辕澈身边的重要性,他相信,轩辕澈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阿澈我才是真正喜欢你的人求求你,不要再执迷不悟,被那妖孽迷得神魂颠倒了!

      罗宇有些忘情地执起轩辕澈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轻轻蹭了蹭。

      五年了,已经五年了,他等这一刻等得都快疯魔了。

      阿澈,没关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我会陪你重新夺回本该属于你的一切。

      阿澈,快点好起来吧!

      罗宇正自沉浸在美好的幻景中,突然被主帐外慢慢逼近的婴儿啼哭声所扰。他眼神一暗,侧头看向主帐帐口的人影:什么事?怎么把孩子抱到这里来了?

      罗公子,这小皇子一直哭闹不停,属下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才外面的人语气为难,一边手忙脚乱地晃动胳膊哄着哭闹不止的小皇子,一边迟疑地恳求道,罗公子,还请您想想办法

      罗宇心中升起几分烦躁,不过很快被他压下。

      他将轩辕澈的手轻轻放回去,又为他掖好被子,这才起身出了主帐。

      外头抱着小皇子的人正是轩辕澈的贴身侍卫段一鸣,他最擅长的是舞刀弄枪,哄婴儿的确不是他强项。可如今他们人手有限,大部分的人都在外围警戒,还有一些人去探查前路,杨之逸则领了一部分人断后,所以,能给确切信任又得空的,只有暂时跟在轩辕澈身边的贴身侍卫段一鸣,以及罗宇了。

      罗宇要照顾轩辕澈,所以照顾小皇子的事宜便暂时交给了段一鸣。

      段一鸣是因为有伤在身,所以探查前路和断后的事与他无缘,才留下来休息。他本想照顾轩辕澈,却被罗宇分派了新任务,也就是照顾小皇子。

      不知是因为他浑身的肃杀之气,还是因为身上带伤有血腥味,小皇子初时因困倦疲累并未哭闹,但醒来后突然大哭起来,怎么哄都不行,他只好来找罗宇。

      都道罗宇温润公子举世无双,而且是位哥儿,他应该懂得怎么照顾小婴儿吧?

      被段一鸣抱在怀里的小家伙还在张着小嘴哇哇大哭,脸都哭红了,看起来好不可怜。

      段一鸣手足无措,罗宇瞥了一眼,周围全是被哭声吸引而来的将士们,他只好将孩子接过来,语气温和地询问:小皇子可是饿了?有没有喂他喝过奶水?

      段一鸣瞪大眼睛:罗公子说笑了,咱们这里都是大男人,哪里来的奶水给他喝呀?

      那昨晚是怎么过的?

      昨晚?昨晚小皇子好像没有哭闹,可能是才出生,又因先天不足没什么力气,所以小皇子直接昏睡过去没有哭闹。现下估计是饿得厉害了,才哭个没完。段一鸣举一反三道,罗公子,怎么办呀?

      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离这里最近的城镇怕是也有四五十里路,一来一回肯定来不及。罗宇也有些烦躁,尤其怀里的小家伙还哭个没完,哭声传入耳中,听起来尤其刺耳,想想这孩子是宁安生下的,有着宁安和轩辕澈共同的骨血,罗宇更加烦躁。

      段一鸣被他突然一吼,面带诧异地看着他。

      不明白为何端方如玉的罗公子怎么突然这么暴躁。

      罗宇察觉到段一鸣讶然的目光,忙深吸一口气,压下眉宇间的戾气,叹了口气,无奈说道:这样,你找几个懂得狩猎的士兵,在山上看看能不能猎到刚产过崽的母兽,若是幸运能猎到,小皇子的口粮也就有了。另外再派人去附近城镇买些羊奶牛奶回来,但千万记得隐蔽,莫要被人跟踪,泄露陛下行踪。

      好,我这就去办!段一鸣一拍手,觉得这两个办法都不错,正要转身离开,却听有人前来禀告,罗公子,杨大人他们回来了。

      话音未落,便见杨之逸风尘仆仆地走过来,他身后有两人抓着一头鹿,还有两人分别抓着两头小鹿跟着亦步亦趋。

      段一鸣微微一愣:杨大人,你这是

      杨之逸看了一眼在罗宇怀中大哭的小婴儿,回道:我回来之时恰好遇到一头母鹿在哺育小鹿,想到小皇子没有奶水喝,便顺路把这母鹿和小鹿都请回来了。

      罗宇看了他一眼,强自一笑:杨副统领有心了。

      杨之逸回以一笑:罗大人谬赞了。他上前一步,想要接过小婴儿,罗大人,杨某有两个弟弟妹妹都是杨某一手带大的,还算有点经验,照顾小皇子的事,不如就交给在下吧?

      罗宇有瞬间的迟疑,杨之逸又道:罗大人不是还要照顾陛下吗?陛下伤势严重,罗大人分身乏术,怕是不能再多分心照顾小皇子。不知陛下现在如何了?伤势可有好转?

      罗宇一听这话,便将怀里哭闹的小家伙递给杨之逸,轻咳一声,说道:杨大人言之有理。陛下高烧尚未退去,身边离不得人,那小皇子就交与杨大人照料,罗某去照顾陛下了。

      如此,便有劳罗大人了。

      罗宇回到主帐,听到外面杨之逸吩咐人去挤了鹿奶,又嘱托下人将鹿奶再多加热一次,然后才给小皇子喝下。

      小东西的哭声果然停了下来,哼哼唧唧的,喝完鹿奶才又睡了过去。

      罗宇皱了皱眉,方才杨之逸那番话,听来让人有些不舒服,话里话外似乎在暗示什么。

      呵难不成他以为自己会对一个小孩子下手不成?

      他罗宇虽然嫉妒宁安嫉妒地快要发狂,也不喜欢他留下的孩子,但也不至于对一个人事不知的小东西下手,更何况

      更何况现在的轩辕澈,可以没有宁安,却不能没有那个孩子

      那孩子也是他唯一的筹码了。

      杨之逸把小家伙抱到皇子营帐,段一鸣也跟上前去。

      帐中就他们两人之后,段一鸣迟疑问道:杨大人,属下怎么觉得,你对罗公子有敌意啊!

      你感觉错了。杨之逸用温热的软布给小家伙轻轻擦拭着脸上干涸的泪痕,头也不回地开口。

      段一鸣:

      这感觉更强烈了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这章发布早一点,话说你们有没发现这两章字数多了那么一丢丢?嘿嘿嘿

      下午突然有工作要处理,咸鱼瘫啊,惆怅地看着工作文档发愁

      对啦对啦,本章蠢作者尝试了一下防盗功能,第一次用,不知道会是什么效果,60%和一小时,一直追看的宝贝应该不会影响到,么么哒~~~

      最后,又到了我来感谢各位小天使的环节啦!

      第31章 不能没有他

      哥儿

      你真的养过跟小皇子一样大的弟弟妹妹?看到杨之逸照顾小孩的手法还算熟练, 段一鸣不由好奇问道。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是我编的?

      那倒没有,就是觉得段一鸣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回道, 你很厉害。我都不敢碰他, 生怕力气大一点就碰坏了

      杨之逸摇了摇头, 没再理会大惊小怪的段一鸣。

      不管怎样,小皇子就这样被杨之逸接管下来。

      段一鸣松了口气, 不用他出马,他自然放松很多。

      让他对付数十名刺客他没问题,但让他照顾一丢丢大软乎乎什么都不会的小奶娃, 他头都大了。

      卢大夫采药回来后, 抓紧时间熬制了伤药给轩辕澈喝。

      药依旧是罗宇帮忙喂给轩辕澈的,其他人也都习惯了,反正他也不会假手于人。

      杨之逸倒是也把卢大夫请过去给小奶娃诊了诊脉, 小家伙先天不足是一定的, 只看后期如何调养。

      这兵荒马乱的,的确是件难事。

      杨大人能捕回这头母鹿着实帮了大忙。小皇子才出生不久, 又离了皇后, 能有一口奶喝, 实在是福气。

      卢大夫言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杨之逸淡然一笑。

      不知陛下伤势可有好转?段一鸣在旁边关切询问。

      只要退了烧,便能松口气了。卢大夫捋捋胡须, 这两天让小柳他们再去采些我今天采的药, 多给陛下服用几次,应当能稳住伤情。

      那就太好了!段一鸣十分积极, 我去安排他们!

      他跑出帐、篷后,卢大夫与杨之逸对视一眼, 似乎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别的东西。

      无论如何,小皇子不能有事。卢大夫最终也没有多言,而是语重心长地嘱托了这样一句。

      陛下也不能有事。杨之逸回道。

      卢大夫点点头:你说得没错。我继续去陛下那边候着,这边就有劳杨副统领了。

      轩辕澈足足昏迷了五天才逐渐有了意识,到第六天早上,他终于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陌生的环境令他有些怔愣,还未等他开口说话,旁边的人便兴奋地凑上前来,几乎喜极而泣:陛下,你终于醒了!

      轩辕澈微微侧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罗宇,先是一愣,随后才缓缓开口,声音带着几分嘶哑,还有一点点失落:是你啊

      轩辕澈很想在醒来第一眼就看到宁安,他记得昏迷时候,明明感受到了宁安的存在。

      不过轩辕澈转念一想,便也释然了,宁安才产下他们的皇儿,元气大伤,哪有力气在他身边照顾他?

      其实只要宁安能平安无事,轩辕澈也就别无他求了。

      罗宇自然听出了轩辕澈语气里的诧异和失落,他先是一怔,又听轩辕澈问道:小安呢?他怎么样?孩子呢?可一切安好?朕昏迷多久了?

      罗宇脸上的喜色逐渐褪去,他勉强一笑,回道:陛下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到底叫臣回答哪个呢?

      小安身体怎么样?好些没有?他被宁烈那老狐狸灌了两碗催产药,对身体伤害定然很大,卢大夫怎么说?还有孩子,孩子有没有受到影响?轩辕澈撑着身子想要起身,朕不放心他们,他们在隔壁帐、篷吗?为何不与朕住一起?朕去看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