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22章
  • 下载
  •   罗宇忙按住他:陛下,你的伤卢大夫说不可动作太大,否则伤口会裂开。

      无妨,朕觉得已经好多了。轩辕澈面上不由自主地露出几分憧憬和喜悦的表情,朕还没好好看看朕的皇儿呢!

      罗宇拗不过轩辕澈,只好扶他起身下地,又忙不迭地拿了披风给轩辕澈披上,轩辕澈捂着伤口在他的搀扶下走了两步,忽然停下,看着罗宇:罗宇,你还没回答朕的问题。

      罗宇沉默片刻,才咬牙道:小皇子还好,杨副统领猎到一头母鹿,这几天他都是喝鹿奶。

      轩辕澈闻言点了点头,唇角露出淡淡笑容:还是他有办法。然而他话锋一转,再次问道,那小安呢?

      罗宇忽然跪了下去,垂着头,脑中飞速想着应对办法。

      轩辕澈面色逐渐冷下来,他看着罗宇,语气近乎严厉:你为难他了?

      之前他决定以身赴险,去宁烈那明显是陷阱的地方营救宁安,罗宇便百般反对,营救过程中也一直对宁安恶言相向,轩辕澈因心思都在营救心爱之人一事上,没有与他太过计较,但现在罗宇支支吾吾,又跪了下去,这样疑似请罪的态度让轩辕澈更加确信自己心中的猜测。

      罗宇飞速摇头,轩辕澈却对他不那么信任,转身便要去隔壁帐、篷,罗宇拉住他的衣襟,豁出去般开口:他走了。

      轩辕澈身子晃了晃,走了?这个词有着很严重的歧义,是离开了他身边,还是离开了人世?

      不可能。轩辕澈下意识地反驳道,不可能。

      他无颜面对陛下,所以诞下小皇子之后,又见陛下昏迷不醒,便执意离开了。罗宇说到这里,谎言也变得流利起来,臣劝阻不成,只好从命。

      轩辕澈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却又很快被提起,宁安并未有生命危险,但他毕竟才产下皇儿,就这样离开,如何照顾自己?

      他也算娇生惯养,即便不是宁烈的亲生儿子,却仍做了十七年的宁国太子,又做了五年自己心尖宠着的皇后,流落在外,可怎么活?

      更何况宁烈那老狐狸早已视他为弃子,倘若他再被宁烈抓回去,定是凶多吉少!

      一定是你对他说了什么!轩辕澈怒视着罗宇,你赶他走的?

      罗宇瞪大眼睛,故作委屈地开口: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罗宇,朕知道你是什么心思。轩辕澈闭了闭眼,随后目光清冷地看着他,但朕早在五年前就对你说清楚了,朕拿你当兄弟,当朋友,却独独不会是爱人。

      为什么!罗宇十分不解,我们之前明明很好啊!在你没去宁国之前,我们之间一点嫌隙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你只见了宁安一面,就再也看不见我!

      朕没有看不见你,朕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兄弟。轩辕澈目光中透出几分悲悯,朕只爱小安一个人,是你太执迷不悟。你这样对小安,朕很生气。

      罗宇跪坐在地,仰头看着轩辕澈:哪怕他已经走了?哪怕他不爱你?

      对。哪怕他已经走了。哪怕他不爱朕。哪怕,他曾背叛了朕。

      可他是小安朕认定的爱人。

      只要朕还活着,只要朕还有一口气,有生之年,朕一定要找到他!

      轩辕澈说完,捂着伤口朝帐篷、口走去,罗宇本想搀扶他,却被轩辕澈推开,而罗宇也被轩辕澈这番话打击得浑身没有力气,瘫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轩辕澈不顾伤势严重艰难地挪向外面。

      守在帐外的护卫看见轩辕澈出来,忙跪地行礼:参见陛下!

      先是有两个护卫看见了轩辕澈,接着是四个,八个,十几个一直到驻扎在此地的将士们都被这边的喧哗引来,高呼陛下万岁。

      轩辕澈面色仍旧惨白无血色,但他的醒来却给众人带来了极大的鼓舞。

      辛苦大家了。轩辕澈示意众人起身,随便说了两句话,便看向已经来到他身边的段一鸣,一鸣,皇儿呢?

      在这边。段一鸣搀扶着轩辕澈往隔壁营帐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杨副统领在照顾他,要不让他把小皇子抱过来?

      不用,朕过去看他。外面风大,别让他受凉了。轩辕澈制止道。

      段一鸣点点头:是。陛下您慢点儿

      杨之逸也早已得知轩辕澈醒来,但他给自己的职责是照顾小皇子,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去营帐外参见轩辕澈,这会儿轩辕澈来了,他才抱着小皇子想要行礼。

      轩辕澈制止他:免礼,不必跪了。

      杨之逸便抱着小皇子向前迎了两步:陛下醒来真是太好了。

      他怎么样?可有哭闹?轩辕澈跃跃欲试地伸胳膊想要抱一抱自己的骨肉,杨之逸有些担忧,陛下的伤

      无妨,看到他,朕的伤就好了一半!轩辕澈笑道,但笑容很快又凝固住,若是小安也在身边,他的伤便能好得更快了。

      杨之逸知道他所思所想,很快用小皇子转移了话题:陛下,小皇子很乖,很少哭闹,您瞧,他的眉眼多像您啊!

      是吗?朕瞧瞧。轩辕澈这才又开心起来,坚持忍着伤痛抱过小家伙,看着已经稍微长开一点的小家伙,初为人父的新鲜感喜悦感以及责任感混杂着涌上心头,一时间,连国破家亡给他带来的打击都似乎变得不重要了。

      之逸。轩辕澈看着怀中小家伙的眉眼,怎么看怎么觉得更像宁安,他忽然开口吩咐道,你派人去找皇后,无论多久,朕一定要找到他!

      杨之逸微微一愣,随后铿锵应道:是!

      小安你怎么舍得离开我跟孩子?快点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

      第32章 新任务

      三个月后。

      沉医谷。

      已是初冬时节, 沉医谷里的药草田里已经换了新的一批药草,不惧严寒,长得郁郁葱葱, 十分喜人。

      顾子昂轻车熟路地采了几种药草放到竹篮里, 然后朝药草田后面那一排房屋走去。

      两个月前, 他随沈修平一起离开客栈,来到沉医谷, 一来是为儿子调养身体,二来,是要做苦工还债, 三来么, 也是沈修平坚持的,他的身体也要调理。

      当日在沈修平的帮助下,他们蒙混过关, 没有引起宁烈派出的搜查之人的注意, 平安隐匿下来。

      顾子昂在客栈的时候,本想身体好转后就跟沈修平分道扬镳, 因为他发现罗宇给他的包袱里也有些银两, 但沈修平问他的三个问题让他改变了主意。

      我看你有麻烦在身, 孤身一人带着一个才出生不久的孩子,如何躲开那些麻烦事?

      这孩子和你都需要好好调养身体,不是我自夸, 你可很难再找到像我这样医术高明的大夫了。

      你一个哥儿, 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虽然现在有些银两傍身, 但以后呢?吃穿用度都要花银子,你确定你能照顾得了自己跟孩子?

      顾子昂自问养活得起自己跟孩子, 但调理身体这方面,他就不在行了。加上这小家伙先天不足,应该很容易生病,他思来想去,决定先傍上沈修平这位名医的大腿再说。

      此番到达这个世界,一上来就是如此的惊涛骇浪,系统说程序直接跳转了五年时间,将他本该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作为了故事的开端,那么,据他分析,他应该一时半会儿无法离开这个世界。

      除非完成系统所给的任务。

      可是,原本为绑定爱人生下孩子的任务,在这个世界似乎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任务,就算他完成了也无法离开,因为系统还有别的任务给他。

      但是新任务是什么呢?系统迟迟未曾发布,他只好先自己做好打算。

      诚如沈修平所说,他在这个世界身份特殊,是名哥儿,哥儿的特征旁人一看便知,所以在外招摇很容易引人注目,但若是要养活自己跟孩子,必须要找一个营生,否则很快就会坐吃山空。

      现如今沈修平为他安排好了后路,最起码未来三个月不用发愁,他思来想去,便决定厚着脸皮跟着沈修平一起走。一起回他的沉医谷。

      一晃,便过去了两个月。

      顾子昂发现原身的记忆力惊人,他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也没闲着,刚开始因为刚出月子,身体仍然虚弱,沈修平也不让他做什么重活,只是给他几本医书,几份药单,叫他打发时间,顺便认认药草,准备来年开春的时候再让他帮忙打理药草。

      顾子昂开始也的确是想打发时间,后来发现自己记忆力很好,几本医书看下来,积累了不少问题,他便找沈修平询问,有的问题是沈修平为他讲解,有的问题则是他与沈修平一起讨论。

      沈修平也很讶异他的记忆力和医学天赋,因此也并不藏拙,试着多给他找了些不同种类的医书继续让他学习研磨,抽空还会考校他相关的疑难杂症。

      顾子昂基本上都会回答出来,有时候甚至还会提出自己不同的见解,如此一来,沈修平也算有了意外之喜。

      本想顾全这位来历成谜的哥儿的面子才决定带他回谷,也并未真的打算让他做什么苦工还债,没想到他竟然还能与自己探讨医道。

      沈修平行至现在这样赫赫有名的名医位置,难免感觉有些曲高和寡,加之他一直住在沉医谷,除非有人高价来请,他才难得出一次谷,平日里都是与姜叔以及谷中其他的药童接触。

      说起来,这些药童也都略通医理,每个放出去几乎与普通大夫无异,甚至比普通大夫还要医术高明几分,但像顾子昂这样记忆力超群见解独到的却很少见。

      每次跟顾子昂探讨过后,他都会有不同的收获。

      你以前是不是大夫?沈修平十分惊讶,曾经这样问过顾子昂,或者说,你家里有人是大夫?

      不是,我第一次了解这些。顾子昂回以一笑,那笑容看得沈修平差点呆住,没想到,还蛮有意思的。多谢你肯教我,这样我以后也不用发愁会饿死了。

      客气了,是你自己悟性高。沈修平不敢居功。

      如此,顾子昂便在沉医谷飞快度过了两个月的学医时间。

      今日天气不错,他到药田采了些药,准备试着学习配一配药方。

      刚拿着竹篮回到住处,便听到屋里传来儿子的哭声,顾子昂忙放下竹篮,快步走向屋内。

      这是靠东的一处厢房,沈修平命人收拾出来给他和儿子住了,平日里有药童帮忙打扫,倒也干净整洁。

      屋里有一个床榻,一张桌子和四把椅子,床榻边还有个小小的婴儿床,那婴儿床还是顾子昂描述之后沈修平请姜叔做的,姜叔木工不错,也就用了两三天就把婴儿床给做好了,甚至还在栏杆处雕了花。里面铺上厚厚的锦被,又在最外铺上了一层狐裘,特别暖和。

      小家伙还挺喜欢这张婴儿床,躺在里面不哭不闹地盯着一处就能待半天。

      他哭闹的时候一般就是饿了的时候。

      看见顾子昂,小家伙的哭声弱下去,待顾子昂擦干净手把他抱起来,哭声变成了哼唧声。

      顾子昂抱着他,心也跟着软了几分。

      上一个世界,他费了老大劲才生下来的孩子只能看不能抱,硬生生馋了快两年,虽然自己作为魂魄的时候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但也架不住他对那小家伙的喜爱。

      尤其是那孩子奶声奶气问禹烽另一个爸爸在哪儿的时候,顾子昂更是忍不住绕着他转悠,可惜没有触觉,不能触碰他软嘟嘟粉嫩嫩的小脸。

      现在好了,虽然又在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经历了最大的痛苦,但也不算没有收获。

      这个小家伙也十分惹人疼,长得玉雪可爱,又不怎么哭闹,随便逗一逗就会对着你笑,露出粉红的小舌头。

      顾子昂也真切感受到了小家伙的脸蛋皮肤,触觉很软很弹,嫩嫩的,有句话怎么形容来着,吹弹可破。

      怎么啦宝贝?饿啦?爹爹这就给你热奶吃。顾子昂亲了一口怀里的小家伙,很是熟练地去旁边的碧玉瓶里倒牛奶。

      那碧玉瓶不大也不小,里面装的牛奶刚好够小家伙吃一顿。

      当日从客栈回沉医谷,沈修平还买了两头奶牛并六个小牛,养在沉医谷就当是多几个成员了。

      其实顾子昂知道,他这是为自己的儿子买的口粮。

      碧玉瓶也是沈修平给他的,一共给了他十个,他每天早上只需去把十瓶装满,待到小东西饿了把碧玉瓶里的牛奶热一热给他喝即可。

      给牛奶加热的是个精致的药鼎,据姜叔说是武林盟主送与沈修平的,谢他疗伤之恩。没想到沈修平随手就给了他,让他来给孩子煮牛奶。

      因为已近初冬,外间早就升起了炉灶,所以,顾子昂只需架上药鼎,倒上牛奶,加热一会儿至沸腾便算完事了,最多因为温度太烫再稍微晾一会儿,总之一点都不麻烦,反而十分省时省力。

      在热牛奶的时候,顾子昂陪小家伙玩了一会儿,逗得小家伙笑得很开心,他也忍不住笑了。

      笑着笑着,顾子昂不由想起另外那个从他腹中出去的孩子,以及重伤的轩辕澈。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叮咚程序副本任务被激活。系统久违的声音突然响起,顾子昂先被吓了一跳,然后才松了口气,只要有任务就好,免得他茫然终日不知做些什么。

      是什么任务?顾子昂在脑中询问。

      助轩辕澈复国,并将他流落在外的二皇子照顾好直至归还。

      没了?顾子昂有几分诧异。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绑定爱人再续前缘,一家人团聚。系统补充道,这次不再强制你生孩子,因为你已经生了两个。但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再生两个。

      还是不了,谢谢。顾子昂拒绝道。

      系统一副我早就知道你会拒绝的样子:不过,前面的两个任务还是要完成。

      完不成会有什么后果?顾子昂习惯性先将好坏两种结果获知,以做好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