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24章
  • 下载
  •   他就不信,以后命令天下人一起找,还找不到宁安。

      轩辕澈复国的动静闹得很大,而且他也不怕宁烈的人马来找他。

      他手底下的人虽然少,但个个都是精兵,宁烈的人马要是来了,他还能趁机把送到嘴边的人马给吃下,给自己这边的兵力增加新的血液。

      如此你来我往的,轩辕澈带着自己现有的部下度过了最艰难的前几个月,宁烈不敢再给轩辕澈送兵力过去,双方以赤阳河为边界,各自占据一方,开始了休养生息又蠢蠢欲动的日子。

      陛下,今日影部传回来的消息杨之逸来到轩辕澈现在所住的房间,准备禀告。

      他风尘仆仆,这些天刚去过一次潮州,又辗转去了鹿川,各地增兵的情况不一,他如今已经由副统领变成了骁骑将军,需要负责的事务繁多,一点不比轩辕澈少。

      他从鹿川回来后第一时间去了影部,可惜还是没能找到皇后宁安。

      宁安就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找到他的踪迹,哪怕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也好啊,好歹给个甜头和希望,否则就这么跌跌撞撞地找下去,到底要找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当然,杨之逸并不会觉得不耐烦,他只是为帝后两人惋惜。

      明明这两人该是一对神仙眷侣,却被世俗连累,成了天各一方的人。

      而且宁安还生死未卜。

      不是没有想过宁安是否已经但内心里却无法接受这种预设,所以无论是轩辕澈,还是杨之逸,都坚定地认为宁安还活着,只是生活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或者说,他并不想被他们找到。

      一个人如果存心想隐匿起来,旁人还真是很难找到。

      如何?轩辕澈正抱着儿子逗来逗去,这是他每日都要做的事,无论多么忙,无论多么累,跟儿子交流感情是一天都不能少的。

      若不是因为儿子太小,他都想绑在身上,走哪儿带到哪儿。

      他看着杨之逸问话,小家伙也扭过头去盯着杨之逸,甚至还张开小手要抱抱。

      杨之逸他熟悉,父皇不在身边的时候,多数是这个人照顾他。

      虽然后来杨之逸也经常奔波在外,但他基本一回来就会来看小家伙,还跟他一起玩耍,颇得小家伙的心。

      这会儿看他伸手要抱抱,他也就顺势抱了过来,口中却在回答轩辕澈的话:还是没有皇后的消息。

      轩辕澈表情倒没有太明显的黯淡,毕竟失望多了,也就习惯了。他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忍不住想:小安,你就一点也不想念我吗?就算你不想念我,那我们的孩子呢,你也一点都不想吗?他长得什么样,喜欢什么,有没有长大一点,有没有学会什么,你也一点都不关心吗?

      陛下,属下还有一个办法。杨之逸一边躲避被小家伙捏嘴巴一边说道,派些人渗透到赤阳河那头,看看宁烈那边有没有皇后的消息。

      他要是有小安的消息,肯定第一时间就拿出来威胁我了。轩辕澈道,不过也无妨,多派点人过去总没错。

      杨之逸抱着小家伙,感觉他的分量比上次抱的时候重了些,忍俊不禁道:陛下,你把对皇后的爱都给康殿下了?属下瞧着他比上个月胖了些。

      这臭小子,三天两头地生病,我巴不得他再胖一点,不要再生病了。轩辕澈提起这个就头疼,卢大夫给他开的调理的药每次不是强灌才能灌下去?真是不让人省心。

      这也是他给小家伙取名轩辕康的原因,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其他的,他别无所求。

      毕竟胎里带来的,身体弱一些也正常。不过我感觉他已经比最开始那两个月好多了。气色也红润了许多。

      是,这两个月情况好多了。轩辕澈稍稍松了口气。

      轩辕康扭着小身子要找轩辕澈,轩辕澈便接过他来,两人蹭了蹭脸颊,又碰了碰脑门,才相视一笑。

      今年冬天实在太冷了,陛下跟康殿下不如就在这里好好过个冬,其他的事交由属下们去办就好。

      一鸣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怀里的小家伙改戳他的脸了,小胖手软乎乎的,见轩辕澈看过来,他又凑过去亲了一口轩辕澈,糊了他一脸口水。

      杨之逸看到后忍不住笑了:他招募的都是江湖游侠之类的少年郎,说是那些人有武功底子,而且他也想组建一支特别的队伍,所以属下便由他去了。

      那他一定很开心。

      可不是,我回来的时候他也想跟着回来,不过对队伍的特殊训练不能停,他只好等年底再回来。

      那罗宇呢?当初罗宇的所作所为,轩辕澈并没有彻底确认过,罗宇也从未曾承认过,但轩辕澈心里还是确定就是罗宇作祟才导致宁安拖着虚弱的身子离开。加上罗宇对他的心思未歇,轩辕澈便不想再留他在身边。因此,思前想后,轩辕澈派了罗宇到边远的州县去招兵买马。

      说是招兵买马,但偏远地方能有什么人马?这不过是个幌子罢了,轩辕澈想做的就是支开他。

      罗宇当然是不乐意的,可那时候轩辕澈身边可用之人很少,加上杨之逸私下对他故意说些阴阳怪气的话,譬如什么你连为陛下付出都不肯,还说你喜欢陛下?之类的,罗宇明知他是故意的,却不得不负气离开。

      他的离开跟宁安的离开有那么一点异曲同工的意思,但细想下来,却完全不同。

      当初宁安离开虽然也是他言辞刺激的结果,但那时候他是违背圣意有私心的。

      现在他被杨之逸语言讽刺得离开,其实知道这算是圣旨了,只不过轩辕澈不好跟他直接下旨,才让杨之逸来想办法。

      就算他不走,轩辕澈也已经跟他保持了距离,基本不再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让他再做出什么会让人误会的举动来。

      上一次罗宇刺激得宁安离开,其他人都以为他终究会成为轩辕澈的后宫之人才会对他言听计从,结果竟无一人阻拦,虽然轩辕澈事后知道杨之逸找过,但那时候已经晚了,哪里还能找得到人?

      现下轩辕澈与罗宇保持距离,周围的人也都知道,陛下只把罗公子当朋友,完全没有要纳他为后的意思,甚至连后宫都不想让他入,加上轩辕澈大张旗鼓地寻找宁安,众人对陛下的心思哪里还摸不透?因此对罗宇也多少有了点冷落。

      与其在这里做百人嫌,跟轩辕澈的关系越来越冷,倒不如先远离,罗宇如此思虑良久,真的去了边远之地,准备积蓄力量,努力招兵买马,让轩辕澈对他刮目相看,也期待着能俘获轩辕澈的心。

      他啊杨之逸摸了摸鼻子,如实回道,他还真做出了点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不小心睡着了,一醒来就十二点半了,好惆怅,我的小红花该缺一朵了。

      嗷呜,周末补更可惜周末也不给我两朵了_(:з」∠)_

      第35章 思念成疯

      哦?轩辕澈挑了挑眉, 有些讶异,他能做出什么样子?

      罗宇被他派去的地方其实没什么资源,无论是兵力还是马队, 都很难找到。

      他本意是把他支开, 让他对自己的心思淡下去, 而罗宇又毕竟是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他不好做得太绝, 所以派他前往的地方事情也不多,算是个轻松的闲职。

      他驻扎的地方的确很荒凉,但是距离他所在的潭州几百里外, 便是墨山一族的领地了。墨山一族虽然没有称国, 却也是方圆几百里最强的游牧民族,他们有草原,有马匹, 还有擅长骑射打猎的骑兵。不知道罗宇用了什么法子, 竟然从墨山族买到了马匹,还跟墨山族头领关系匪浅, 借到了他的骑兵。杨之逸如实汇报道, 说完后, 他顿了顿,才又调侃了一句轩辕澈,我估计开春之后, 他应该会带着他组建的骑兵队伍来向陛下邀功。

      轩辕澈看着怀里的宝贝儿子, 从善如流地答道:那我开春后去一鸣那里看看。

      总之,不再给罗宇任何机会。除非他自己想明白。

      陛下就不怕他有二心?杨之逸多想了一层, 而且对这个可能性还十分警惕。

      这世上,因爱生恨的人实在太多了, 难保罗宇不会是下一个。

      不会的。轩辕澈摇摇头,半晌后又道,如果他真的因此生了二心的确很难办。

      情感上,他不相信罗宇会背叛他,但同床共枕之人都曾背叛过他虽然是有苦衷的更何况是朋友?而理智上,轩辕澈又觉得倘若事情真的发展到这一步,那他也只有忍痛疏远对方,万不得已的时候,兵戎相见也未可知。

      走一步看一步吧,目前来看,他应该不会的。

      杨之逸也只是提个醒,不想给轩辕澈造成什么太大的困扰。为了转移轩辕澈的注意力,他改了话题:陛下,属下还有一个办法,说不定能让皇后现身。

      果然,轩辕澈一听就来了兴趣:什么办法?

      对外宣称康殿下身体抱恙杨之逸看着轩辕澈怀里的小家伙开口建议道,如果皇后挂念小殿下的话,说不定会偷偷现身。

      轩辕澈蹙了蹙眉,杨之逸忙道:属下绝对没有诅咒小殿下的意思,只是想用这个办法来试试。

      轩辕澈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没怪你。我只是在想这件事的可能性。他也盯着怀里宝贝儿子看了一会儿,喃喃道,或许你说得有道理,这个办法可以一试。

      当初是宁安先知道他自己怀孕了的,他完全有机会把孩子打掉,可他没有,而是选择了隐瞒,直到孩子四个多月的时候,轩辕澈才知道这件事。

      轩辕澈知道他怀孕之后,他也没有说过要打掉孩子的事,对轩辕澈安排的各种安胎事宜全都接受。

      其实轩辕澈知道,那时候宁安早就爱上他了,不然怎么会心甘情愿地为他孕育子嗣?

      至于密道、情报泄露等事宜,定是宁烈那老狐狸对宁安用了什么威胁之法,才弄到手的。

      宁安曾暗示过他,是他没有领悟到。后来宁安被宁烈以归宁之由带走时对他的求救眼神,他也没有第一时间察觉,结果导致他们两人陷入如今这种天各一方的境地

      轩辕澈想到这些往事,越发觉得杨之逸提的这个方法可以一试。

      不过

      来年开春再试吧。轩辕澈决定道,现在太冷了,估计他也不会外出。

      好啊,属下可以先准备着。杨之逸很上道。

      轩辕澈又交代了他几句,杨之逸便退出去了。

      轩辕澈现在跟儿子住的房间不大,却很暖和,今年冬天这么冷,以轩辕澈如此宠爱儿子的态度,早早地就命人准备了取暖的火墙和手炉。

      轩辕康身上穿得也不少,他被轩辕澈养得白白胖胖,再加上裹得厚,特别像个小肉球。

      当这个小肉球在火炕上爬来爬去的时候,就更惹人发笑了。

      轩辕澈偶尔拍一把轩辕康的小屁股,指使他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儿子,去给父皇拿那边的手炉。

      手炉是特质的,不会烫到手,个头不大,也不会漏水,外面还包了一层棉布。现在手炉被他放在最里侧,轩辕康知道那是取暖的东西,父皇经常抓着,也会把他的小手放上去取暖,所以一听这话,他很是兴冲冲地朝着手炉爬去。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得轩辕澈忍俊不禁。

      小家伙爬到手炉边上,伸手想抓手炉,手炉虽然个头不大,但对他那双小手来说也不小了,他一手肯定是抓不起来的,小家伙倒是也不会着急,捏了捏包在外面的棉布,发现也不好抓,他又换了一种办法改抓为推。

      手炉被他推得动了动,轩辕康发现这个办法好使,便爬到手炉另一边,推着手炉往轩辕澈这边爬来。推一下,爬一会儿,推一下,再爬一会儿,就这样来到了轩辕澈身边。

      轩辕澈笑盈盈看着他,小家伙得到了鼓励,挣扎着似乎想站起来,但失败了,要摔倒的时候轩辕澈忙伸手抱住他:哎呀,皇儿真聪明!

      轩辕康亲了一口轩辕澈,见轩辕澈想自己拿起手炉,他拧了拧身子,轩辕澈抱着他俯身:你要拿?

      果然,轩辕康伸长了小胳膊,双手抱住手炉捧了起来,然后才放到他跟轩辕澈之间的空隙里,贴着轩辕澈的手臂:啊

      算算时间,轩辕康也有七个月了,会发出简单的音节,轩辕澈忙碌之余,一点都没忘记对他的教导引导。

      明年开春如果顺利,说不定我们就能见到你爹爹了。轩辕澈抱着他坐在火炕上,憧憬道。

      今日事情并不多,轩辕澈早已处理完毕,闲暇下来他都是跟儿子互动玩耍的。

      时间还早,他索性脱掉靴子,整个上到了火炕上。

      这屋子不大,火炕就占了四分之三,足够他也在火炕上撒泼打滚了。

      当然,他是陪儿子玩耍,才不是撒泼打滚。

      儿子,爬上来。

      若说轩辕澈对儿子宠溺到了什么地步呢?眼下这项运动便是其中之一了。

      只见他呈大字型趴在火炕上,把小家伙放在一边,示意他爬到自己背上去。

      轩辕康已经玩过几次这个游戏,所以很是开心地咧着小嘴,啊啊叫着,往轩辕澈背上爬。

      他爬上去之后,还会调转方向,小脑袋也冲着轩辕澈脑袋的方向,然后调整姿势,由趴改坐,然后抓着轩辕澈的脖领子,仰着小脸啊叫一声,表示自己坐好了,这时候轩辕澈就仿佛得到了指示,一手抬起来,护在小家伙身侧,另一只手和两个膝盖充当马腿,开始在火炕上跑动。

      每次玩这个,轩辕康都会咯咯笑个不停。

      轩辕澈听了他的笑声也十分满足。

      玩过这个之后,轩辕澈铺好床铺,搂着小家伙一同窝进去,暖和够了才会脱掉外袍。

      轩辕康睡前玩闹一阵,躺下的时候再喂他喝点奶,入睡就特别快。

      轩辕澈一般会陪他睡一会儿再起来处理公务,若是没事的时候便会一直陪着他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