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33章
  • 下载
  •   听到墨翰云如此恭维的话,轩辕澈态度依旧, 没有过于兴奋,也没有过于谦虚。他冷静地开口问道:我听闻二王子的王兄更想与宁国合作。如此一来,你们两兄弟岂不是会有意见分歧?

      实不相瞒,我王兄这招乃是声东击西之计。你们中原人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呢!墨翰云突然夸了一波中原文化,轩辕澈笑了笑,还未说话,又听墨翰云继续补充道,言归正传,我王兄之所以跟宁国合作,是看中他们出手阔绰。你知道的,我们墨山族因地理位置原因,金银钱财等物并不多,积累的粮草也有限,大部分时候都是当年的草料够维持养活当年的马匹,很少能有剩余。

      轩辕澈点点头:的确如此。不过,游牧民族也有中原人所不可企及的优势兵强马壮。尤其是骑兵。二王子肯与我大胤合作自然是求之不得,不过二王子不辞辛苦到来,恐怕不只是合作这么简单吧?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陛下。墨翰云爽朗一笑,开门见山道,既然是合作,当然是希望能收到好处。我跟王兄商量过了,倘若他日陛下收复河山,我墨山族想要中原北方的十座城池。

      轩辕澈微微眯了眯眼,他早就料到对方来者不善,但没想到他们狮子大开口,竟然敢要十座城池。

      北方的城池大多是有坚壁堡垒的城池,民众也多,经商贸易的也多,十座城池乍一听感觉不多,但实际上,却大有价值。

      旁边顾子昂也心下暗惊,其实以他的想法,不依靠别人,轩辕澈也是能成功复国的,何必接受这种不公正的合约,处处被掣肘?

      罗宇心中则七上八下的,这位二王子是他引荐的,某种层面来讲,二王子的态度很大程度也反应了他的态度。他没想到二王子会这么大胃口,心中忐忑的同时,眉心也蹙了起来,暗中向墨翰云使眼色。

      墨翰云却恍若未觉,他看出轩辕澈的不悦,继续解释道:陛下,我们不会白白要你这十座城池,待您君临天下之日,也是我墨山族俯首称臣之时。陛下征战四方所需的兵马我们会提供。我们的粮草虽然只够供给当年的,但质量绝对一等一的好。

      可是这些我都不缺。轩辕澈笑盈盈回道,二王子的筹码不够吸引人。

      墨翰云看了一眼顾子昂,顾子昂不闪不避地与其对视,甚至也笑了笑,静候下文。

      墨翰云心中叹了口气,抛出最后一个筹码:除了兵马服务,我们墨山族还会里应外合,将宁国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你们。

      原来这才是他们的倚仗。

      轩辕澈与顾子昂对视一眼,顾子昂明知故问:二王子不担心我这个宁国前太子会再次泄密吗?

      皇后说笑了,若皇后会泄密,也就不会出现在陛下身边了。墨翰云直言表达了自己的欣赏敬佩,我很欣赏陛下的专一,相信皇后也已经被陛下感动了,否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来二王子来麟州之前做了不少功课。轩辕澈揽着顾子昂,大方秀着恩爱。

      为了让陛下和皇后放心,我会留在麟州。或者说,我会留在你们身边,以质子的身份。墨翰云再给了轩辕澈等人一颗定心丸。

      当然,如果换个角度想,或许不是定心丸,而是一个隐患。

      罗宇之前一直沉默着,到了此刻,他才借机开口:陛下,臣愿留下为二王子分忧。

      轩辕澈看向顾子昂,顾子昂面带微笑地应允:好啊。有劳罗爱卿了。

      这次的秘密谈话算是告一段落,墨翰云没有反对罗宇跟他同吃同住的安排,他自愿为质,当然明白身边要有监视之人。更何况,罗宇的心思他早已摸透,根本不怕他在自己身边监视。

      一鸣,好好安置二王子和罗爱卿。顾子昂嘱托道。

      是。

      在段一鸣带着他们离开的时候,内殿传来顾小熙的声音:爹爹

      声音带了几分哭腔,顾子昂一听连忙应声:哎,爹爹在这儿呢!一边应声一边起身朝外走去。

      负责看护两位小殿下的宫人有些慌乱无奈地抱着顾小熙和轩辕康进了偏厅:陛下,皇后,两位殿下大约是没离开过这么久,吵着要找父皇和爹爹。

      顾小熙脸蛋上挂着泪,抽抽噎噎的,看见顾子昂就扭着身子扑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脖子:爹爹

      另一个人抱着轩辕康,轩辕康也委屈巴巴地看着轩辕澈,轩辕澈跟在顾子昂身后快步上前,把他也抱过来:怎么了这是?父皇和爹爹这不在这儿呢吗?别哭。

      轩辕康自己抹了把泪就没再哭了,顾小熙却仍抽抽搭搭地哭着。

      轩辕澈和顾子昂都已经习惯了照顾两个小家伙,但罗宇和墨翰云都是第一次见,离开的脚步下意识地放慢,看见了两位殿下的真容。

      墨翰云还好些,他只是惊讶这两位帝后亲自照顾儿子而且如此熟练。

      罗宇就不同了。

      他惊讶的是竟然真的有两位小皇子!

      而且这两位小皇子长相一模一样!

      并非他之前所想的那种他以为当初离开的宁安很快又回到轩辕澈身边,再次怀孕并生了第二个儿子。

      没想到没想到

      当初离开的宁安肚子里还有第二个孩子!

      段一鸣轻咳一声,引路道:二王子,罗大人,这边请。

      罗宇收回视线,心中波澜起伏,再难维持平静的表情。

      宁安在轩辕澈心中的地位本就无法撼动,如今又有两位皇子傍身,简直无敌了。

      罗宇承认,他很嫉妒,特别嫉妒。

      待那两人被段一鸣带走后,轩辕澈跟顾子昂专心哄了会儿心肝宝贝们,两个小家伙都情绪稳定,破涕为笑后,他们才继续分析墨翰云的提议。

      你觉得可信度有多高?

      一半一半吧。顾子昂捏着顾小熙的小手,若有所思地开口。

      你还好吧?他们故意在你面前提宁国轩辕澈关切询问。

      我没事。顾子昂扭头往轩辕澈那边凑了凑,跟他亲吻了一下,笑道,你不用这么敏感。在宁烈用我威胁你的时候,在宁烈直言我是棋子的时候,我就已经看清了他的为人,也想通了很多以前没能想通的事。

      宁安以前是宁国太子,虽有荣华富贵可享,却常常在家国大事上被摒除在外,宁烈对他的所有栽培都在如何以色侍君上。

      宁安的很多事反倒是跟轩辕澈学的。

      轩辕澈比他大,而且拿他当宝,从不藏私,几乎手把手地教授了他很多东西,文韬武略、人生哲理等等。

      如果说宁烈养大了他却毁了他,那轩辕澈就是成就了他并爱他护他。

      顾子昂一早就了解了这些前因后果,他又不是白莲花,当然不会对宁烈心软。

      人心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它可以坚硬如铁,也可以柔软似棉。

      如果说他对宁烈心硬如铁,那对轩辕澈和两个皇儿,就是柔软似棉。

      我有你们已经很满足了。顾子昂由衷开口。

      我也是。

      言归正传。顾子昂认真分析道,这位二王子留下来也好,我们可以借由他知道墨山族和宁国的消息,当然也不排除他会放出去我们的消息给墨山族和宁国。所以,罗宇还是用得着的。

      我就是担心罗宇,他方才看你的眼神比之前更嫉妒,我本来不想留下他,你却抢在我前面做了决定。

      怎么?后悔让我做决定了?

      那倒不是。我只怕你受委屈。

      我是堂堂大胤皇后,你这位大胤国君又如此明目张胆地护着我,谁敢委屈我?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顾子昂想想自己身负的才能,比宁安还要多,不由挺直了腰杆,我好歹也师从文武双全的轩辕澈,还在沉医谷学了医术,平常人等哪里是我的对手?

      顾小熙听到沉医谷这等熟悉的字眼,目光一亮,直勾勾盯着顾子昂微微张着小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顾子昂蹭了蹭他的鼻子,笑问:是不是呀?顾小熙?

      顾小熙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张口就来:系(是)

      系(是)什么呀?顾子昂再问。

      沈叔叔,好七(吃)的。顾小熙一本正经地回答。

      顾子昂忍不住笑了起来。

      旁边轩辕澈却是拧了拧眉:顾小熙?

      第49章 两年

      自两人重逢以来, 顾子昂只单单介绍了顾小熙的名字,没有连名带姓的介绍过,这回还是第一次叫他顾小熙。

      轩辕澈愣了愣, 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顾子昂心中一紧, 面上却是笑呵呵地解释道:流落在外, 当然不能用真名了。我化名姓顾,暂时给这孩子取名顾小熙。

      轩辕澈恍然大悟, 倒是没太往心里去,他好奇地追问:那你呢,你叫什么?顾小安?

      不是。顾子昂斟酌着, 最终还是告诉了轩辕澈, 我用的是顾子昂这个名字。

      顾子昂?轩辕澈轻声念着这个名字,仿佛有某种莫名的熟悉感袭来,他忍不住蹙了蹙眉, 细细回想, 好像是在哪里听过的名字

      顾子昂也在担心轩辕澈会不会想起什么,倘若能够想起所有, 他自然求之不得。最怕轩辕澈跟上一个世界的禹烽一样, 记忆残缺, 前后所知晓的事情都是片段,且混乱不堪。那就麻烦了。

      察觉到顾子昂盯着自己,轩辕澈收起思绪, 随口夸赞道:这名字听起来还不错。

      我该谢谢你的夸奖吗?顾子昂心中悄悄松了口气, 调侃道。

      不客气。轩辕澈凑到他耳边,低声道, 今晚我们继续就好。

      顾子昂:

      顾小熙伸出小手捂着顾子昂的耳朵,捣乱地开口:听不见!听不见!

      轩辕澈和顾子昂哭笑不得。

      轩辕康也捂着轩辕澈的嘴, 叫嚣道:不许说,不许说!

      这两个臭小子此刻,轩辕澈和顾子昂心中都升起这样的评价。

      今日午膳照旧,晚膳的时候,顾子昂去露了两手。

      他特意给轩辕澈和轩辕康把脉诊断了一番,给他们准备了调理身体的药膳。

      轩辕澈一边喝一边又忍不住想到顾子昂提到过的沉医谷谷主沈修平。

      那人究竟为何会对一个无依无靠的哥儿如此呵护备至?

      虽说医者仁心,但,他还是忍不住吃醋了。

      轩辕澈一直知道他的皇后是多么的好。旁人难免欣赏和觊觎。

      想想就不爽。

      不过,好在顾子昂的心在他这里,他也只好偷偷吃个醋。

      无论如何,顾子昂的归来,顾小熙的存在,都让轩辕澈再无后顾之忧。

      而罗宇和墨翰云的出现,也给了轩辕澈更多的启发。

      墨山族究竟是敌是友,都无所谓。

      反正这两年不急着开战,他与宁烈都在积蓄兵力,多条路也没什么不好。

      在顾子昂归来的一个月后,轩辕澈带着他跟两个皇儿回了行宫居住,一切都回到以前的平静。

      除了忙。

      墨山族在两相制衡的局势上插、上一脚后,局势变成了三足鼎立。

      宁国那边也没什么动静,宁烈难得这么沉得住气,轩辕澈和顾子昂自然求之不得。

      积累的过程最是漫长和无聊,但也是真忙。

      但无论轩辕澈有多忙,都会抽时间陪伴顾子昂和两个皇儿。

      轩辕康渐渐跟顾子昂熟悉起来,跟顾小熙也更加亲密,两个小家伙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讨喜。

      轩辕澈忙屯兵练兵的事,顾子昂就忙看顾孩子的事,除此之外,他时常亲自下厨,做好吃的给两个孩子,轩辕澈不想他那么累,也跟着学了几道药膳。

      如此一来,顾子昂有了更多的空余时间研究从沈修平那里带出来的一大箱子医书,还能在轩辕澈的督促下,捡拾起荒废的武功。

      夫夫二人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着,进步着,也比以前更恩爱了。

      白日互相鼓励,夜晚颠鸾倒凤,好不快活。

      轩辕澈在顾子昂当日生产时受到了震撼,是以,虽然他很享受鱼水之欢,却记得避孕措施。

      他不想心爱之人再承受生产之苦。

      更何况,顾子昂已经为他诞下两个皇儿,这两个皇儿都聪明伶俐,惹人喜爱,他已经很知足了。

      顾子昂意识到轩辕澈在尽可能避免他受孕后,也配合着尽量不要大意地中标。

      能够不怀孕当然最好了。

      他心中其实也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了。

      而且现在虽然平静,但这世道毕竟有个乱世标记,谁知道哪一天这表面的平静就被打破了。

      若他不小心中标,在战乱中自保都困难,哪还谈得上帮轩辕澈?

      他不扯轩辕澈后腿就该烧高香了。

      由于两夫夫的高度觉悟,在他们重逢后的两年时间里,顾子昂肚子里都没有动静。

      这是两人都很满意的结果。

      只不过,新组合的朝堂上的臣子们都难免担心。

      虽然现在陛下已有两个子嗣,可其中一位是哥儿,而且年纪都还太小,皇室最看重的就是子嗣和血脉。陛下如此宠爱皇后,万事都由皇后,实在令他们担心担心轩辕澈再次走到国破那一步。

      臣子们想得也都很简单倘若皇后多为大胤诞下几名皇子,哪怕是哥儿,只要皇后跟陛下的血脉越多,就越割舍不下,那皇后叛变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轩辕澈焉能不知道他们想什么?他在第一次收到类似奏秉的时候就言明了:朕之后宫,只会有皇后一人。至于朕的子嗣,朕都不急,你们急什么?朕现在的两位皇儿就都很不错。还有,皇后是朕认定之人,会伴朕一生,他做的任何决定,朕都不会有疑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