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35章
  • 下载
  •   此番开战,他们也是卯足了劲头想要大显身手。

      一鸣, 你就负责照顾皇后和两位皇子的安全, 之逸,你可得给我看好了你手底下那些小兵们, 士气大增是好事,但也别太骄傲。战场上刀剑无眼, 万事小心,不可贪功冒进。

      陛下您就放心吧!我会看好他们的。杨之逸原本就是沉稳的性子,加上这三年多,不,从当初大胤皇城被攻破那一刻起,已经四年多了,四年多的时间,足够让他更加沉淀下来,稳重又可靠。

      段一鸣这几年也跟着杨之逸学了不少,不再是个只知道舞刀弄枪的习武之人,更多了几分内敛,遇事也知道多考虑,这点让轩辕澈比较满意。

      杨之逸离开行宫后,教授两个小家伙的重任就只在段一鸣一人身上。

      顾子昂则开设了医馆,教一些年纪更小的不足以上战场打仗的小少年们学习医术,辨别药草,采药配药等。

      他对自己的立场认得十分清楚,没有过多参与家国大事,一是为了避嫌,免得有人拿他的身份多嘴,二也是想从他擅长的方面来帮助轩辕澈。

      战事越发紧张。

      大胤和宁国都各有输赢,双方逐渐陷入僵局。

      这个时候,墨山族的作用就该发挥了。

      顾子昂跟轩辕澈商量:要不要以墨翰云为人质,来请求墨山族的帮助?

      只怕会引狼入室。再等等看。轩辕澈自有他的考量。

      你会离开行宫御驾亲征吗?顾子昂问。

      毕竟当年轩辕澈纵横四海打天下的时候,可是意气风发地亲自披挂上阵呢!

      我暂时不会离开,我舍不得你们。轩辕澈盯着他,笑道,有了家室当然不一样,考量得会比较多。

      顾子昂帮他捏着肩膀,这阵子轩辕澈处理公务,每夜都睡得很迟,神色疲倦,他心疼之余也有些愧疚:会不会觉得我们是累赘?拖住了你的脚步?

      轩辕澈放下手里公务,在肩膀处抓住顾子昂的手,扭头先亲了一口,然后笃定回答:当然不会,应该说你们是我最大的动力和最大的幸福,我会很惜命,也会很努力的。

      其实,如果你不放心,也可以近距离指挥,我跟孩子们都可以跟着你。他们有我照顾,你也可以放心。

      别担心,我心里都有数的。轩辕澈拉他入怀,你莫要胡思乱想。

      我没胡思乱想。顾子昂依偎在他怀里,见轩辕澈的手游移到他腰腹处,不由庆幸道,还好,这里还没有新的小生命,否则肯定会耽误事。

      别这么说,你怎么知道没有?轩辕澈轻轻揉了揉他的小腹,说不定已经有了,只是还太小,所以你才没诊断出来。

      看来你比我还期待他的到来。

      康儿和小熙也很期待。

      上次问两个小家伙的时候,他们都回答说想要弟弟或妹妹。轩辕康还好,他毕竟是哥哥,已经有宁小熙这个弟弟了。但宁小熙却觉得,自己跟哥哥只差一点点时间出世便成了弟弟,他要是有个弟弟,肯定会更出色,而且他也已经长大了,可以做哥哥过一把瘾了。

      顾子昂闻言笑了笑,也伸手揉了揉小腹,随后自己摸着自己手腕诊脉。

      不像是怀孕的脉象。

      真的没有,不然再等俩月看看,这里真是不方面,要是在上个世界,高科技随便验个血就可以了。

      不过顾子昂没说完,他及时想到自己跟轩辕澈前阵子才发生过的事,住了口。

      不过轩辕澈却是接道:要是什么?要是在沉医谷,是不是沈神医就能很快诊断出来了?

      顾子昂:

      这波推测,没毛病。

      正好也解了他的围,所以他只是暗笑一声,顺势接道:没错,的确如此。他医术比我高多了,我才学了九牛之一毛而已。

      真想见见这位沈神医啊。轩辕澈感慨一声,随后又鼓励顾子昂,你也不错,最近不是开医馆教学徒做得有声有色吗?

      嗯,以后伤兵会很多,到时候我们这些医者就能派上用场了。顾子昂认真道,我是真的很想帮你分担。

      我知道。轩辕澈夸赞道,我的皇后是世上最好的皇后。

      果不其然,战事继续僵持了两个月,伤兵残将越来越多,随军军医忙不过来,顾子昂教导的第一批学徒被段一鸣安排了人送去前线后勤部,帮着军医们打下手,疗伤、包扎、安抚,做得都有模有样的。

      不过,这样还不够。

      两国战线拉长,伤兵增加,不少流民东躲西藏,引发了很大的慌乱。

      顾子昂也是医者仁心,他不想远离后方,过安逸的日子,加上轩辕澈也无法再在后方指挥,一是这样容易延误战机,二是前线传来消息,说杨之逸负伤,虽无大碍,但轩辕澈还是想亲自去一趟。

      他既然要离开行宫,顾子昂当然不会让他一个人去,而顾子昂坚持跟着他一起去,轩辕澈当然也不会再把两个小家伙留下,最终,众人一合计,决定暂时关闭行宫,一家人连同守卫禁卫军等,都要出发去前线,跟大胤的好儿郎们同风雨共患难。

      第52章 阴狠

      咳咳咳一辆八匹骏马拉拽的马车行驶在官道上, 马车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从声音听来,是个稚嫩的童音。

      这辆马车从外表到内里都透着奢华, 正是从麟州行宫驶出来的那辆马车, 里面正是轩辕澈顾子昂一行人。

      顾子昂把水囊打开, 递到咳得小脸通红的宁小熙嘴边,让他喝水。

      从麟州离开后的第三天, 宁小熙就病了。

      先是鼻涕连连,后来就开始咳嗽,顾子昂给他诊断之后确定他是染了风寒。

      如今正值换季时节, 从一个生活许久已经习惯了的地方乍然换个地方, 人的免疫力最是低下,加之宁小熙本就底子差,这回一个没照顾好, 就病了。

      轩辕康反倒是生龙活虎的没什么事, 还给宁小熙剥枇杷吃。

      那枇杷是在路过上个城镇的时候花高价买的,顾子昂本意是给俩儿子买的, 一个预防着点被传染咳嗽, 一个多吃点也能缓解咳嗽。不过轩辕康自己就吃了一个, 其他都给宁小熙吃了。

      轩辕康打从出生起就跟着轩辕澈四处漂泊游荡,基本上一个地方最多也就住两三个月,所以他从麟州离开也没什么不适应的, 哪怕已经在麟州住了这么久。

      看到宁小熙生病, 他挺担心的,在旁边嘘寒问暖, 当大哥当得很尽职尽责。

      宁小熙喝了顾子昂递给他的水,一不小心就被顾子昂多灌了几口, 这水不是纯水里面混了顾子昂在客栈落脚时熬好的药汁有点淡淡的苦,宁小熙喝得眉头紧皱,忙扭头去咬哥哥给他剥好的枇杷果肉。

      还是枇杷好吃。宁小熙往轩辕康身边挪了挪,远离他爹的魔爪,嘟囔道。

      那你下次知道好好穿衣服了吧?不要乱脱衣服。顾子昂捏了捏他的小脸,嘱托道。

      这回小家伙感染风寒还是因为玩热了把大氅外袍给脱掉的缘故。

      知道啦!宁小熙继续往轩辕康身后缩。

      轩辕康笑着帮忙给宁小熙说好话:爹爹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看着他,不让他乱脱衣服。

      乖。顾子昂揉揉他的小脑袋,甚是欣慰地笑了,还是康儿让人省心。

      宁小熙冲他做了个鬼脸,跟轩辕康躲在角落里去玩去了:哥,我还想吃。

      行,我帮你剥。轩辕康好脾气地伸手又拿了一个枇杷。

      你离哥哥远一点儿,别把病传染给哥哥。顾子昂嘱托。

      宁小熙把顾子昂给他特制的口罩戴好,然后冲顾子昂弯眉一笑,表示明白。

      不过很快他又扭头冲着一边咳嗽了几声。

      轩辕康帮他拍拍背,同时没忘跟顾子昂解释:没事,他注意着呢!不会传染给我的。

      轩辕澈一边看着潮州那边传来的战报一边分了一点心神到他的爱人孩子身上,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小熙,让父皇看看你还烧不烧。

      不烧了。宁小熙自己用小手摸了一下脑门,回答道。不过他还是跪在毯子上蹭过去,趴在轩辕澈膝盖上,仰着小脸让他探查自己的体温。

      轩辕澈试了试之后点点头:嗯,的确不烧了,玩去吧。

      宁小熙在他腿边撒了会儿娇,才又跪着蹭回轩辕康身边,跟他一起玩,吃枇杷果,扒着车窗看外面。

      怎么样?杨将军伤势没事吧?顾子昂坐回轩辕澈身边,询问道。

      嗯,伤到了小腿,目前已无大碍,但骑马会受影响,所以他暂居幕后,不能上战场指挥。这也是我下达的命令。轩辕澈道,我们此次跟宁国开战,时间肯定会很长。打仗不比别的,不可能一蹴而就,初期还好,到后面战线拉长,无论是兵力还是财力或者粮草等,都消耗巨大,之逸是个好帮手,万万不能叫他冒险。

      嗯,你说得对,我们徐徐图之,不着急。顾子昂拿过旁边的奏折随意浏览着,赞同地点点头。他忽而又开口询问,留罗宇和墨翰云在麟州,真的可以吗?

      他们离开麟州之前就如何安置罗宇和墨翰云进行过商讨,但商讨来商讨去,还是觉得把人留在麟州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才不会安分在麟州待着,正好不知如何安置墨翰云,先放任他在麟州,等他自己按捺不住离开后,我们也好有理由放弃跟墨山族的合作。轩辕澈从始至终就没想过跟墨山族合作,之前不过是权宜之计。

      想来,墨山族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吧?

      从墨翰云那里倒是也有些收获关于宁烈的动向计划,轩辕澈这边有了大致的预知。

      宁烈可不知道他的作战计划被人卖给了轩辕澈,他只知道,当年被他用作棋子养的那个儿子还好好地活着,而且又回了轩辕澈身边。

      当年诛杀轩辕澈失败后,宁烈派人又追杀了他们许久,却仍旧以失败告终。

      轩辕澈是身边有高手环饲,他派出去的人都被杀了。

      宁安则一直没有消息,遍寻不见。

      宁烈也知道轩辕澈曾发放皇榜遍寻名医,他隐约猜到这是在吊宁安上钩,所以他猜测宁安在被救后仍然离开了轩辕澈,这个猜测直到两年多以前才得到了印证。

      当年没能杀掉轩辕澈是宁烈心里梗着的一根长长的刺,不拔不行。

      这不,轩辕澈就像野地里的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明明已经落魄得成了丧家之犬,几个寒暑过去,人家又东山再起,有了足够跟他宁国抗争的能力。

      而且,妻儿环绕,简直比国破前还要美滋滋。

      宁烈摔下手里的战报,烦躁地站了起来,恨不得时光能倒流回他设陷阱那一日,一箭了结了轩辕澈。哪怕了结了宁安和他肚子里的小孽种也好,现在他们一家人和和乐乐,还妄图复国,简直让人火大。

      父皇,何故如此生气?一名锦衣玉袍的男子走进来,刚好看见宁烈摔战报的举动,不由询问。

      他乃宁烈的亲生儿子宁阳,比宁安小两岁,之前一直是皇子之身,大胤国破、宁安失踪后,他才被宁烈封为太子,此番和轩辕澈重建的大胤开战,他也随军出行,想要多立些战功,好在父皇面前刷刷好感。

      这两次战役,大胤那边都仿佛有所准备,朕怀疑有人泄露战情。皇儿可有什么想法?宁烈压下自己心中的烦躁,盯着宁阳问道。

      当年把宁安送去大胤后,宁烈对宁阳的栽培可谓十分悉心,不过,宁阳在某些方面的天分,跟宁安比起来,还是差了些。

      儿臣觉得墨山族有可疑。宁阳也知道自家父皇是怎么看自己的,所以格外用功,天分不够,勤快来凑,他跟着太傅以及其他将领们学习了不少东西,还翻看了很多史料典籍,想要学以致用,举一反三,以期得到父皇的夸赞。

      哦?为何有此猜疑?

      墨山族这两年给我们提供的马匹质量下降了不少,而价格却比两年前高了两倍。宁阳分析道,在墨山族一带,他们跟大胤的对战也打得稀松平常,没有太大的收获,反而节节败退,儿臣觉得他们可能是在等待时机,想做黄雀。

      黄雀?黄雀是那么好做的吗?

      墨山族虽然兵强马壮,也有野心,但是他们的人力毕竟有限,地盘也在关外,一旦战线拉长,必定鞭长莫及,若想在中原站住脚,他们还差得远,除非跟他们宁国或者轩辕澈的大胤国合作

      等等合作?

      宁烈目光一沉,蓦地想到了什么墨山族不是在做黄雀,而是在做小人!

      他们明面上是跟宁国交好,暗地里定是在向大胤俯首。

      大胤地理优势导致了墨山族的更优选择。

      倘若大胤赢了,墨山族还能有立足之地,但若是宁国赢了墨山族怕是在担心宁国赶尽杀绝吧?届时没有了大胤做屏障,他们唇亡齿寒,也就没有了地理优势

      宁烈冷哼一声:若真如此,想个办法先把墨翰飞给骗来控制住,必要时候杀了也无妨。

      宁阳愣了愣,点头称是。

      宁烈此人,自己可以卑鄙无耻,但绝不容许别人在他面前卑鄙无耻,也算是特别的不要脸了。

      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想到了后面一系列的行动计划。

      既然你不仁,也休怪我不义了。宁烈心想,完全没想过自己也曾不仁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宁阳倒是也目睹了几次宁烈的心狠手辣,他哥哥宁安是一次,有不听话的臣子被父皇用无声无息的手段除掉又是一次,还有后宫的妃子以及其他妄图在父皇面前刷存在感却心怀不轨的人

      宁阳开始是不屑的,后来耳濡目染,发现这手段挺好用,于是也跟着宁烈歪了一些

      父皇放心,一切都交给儿臣来办。宁阳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下个月,墨翰飞正好要来商议后续合作的事宜,届时便是他证明给宁烈看自己也能担当大任的日子。

      更是墨翰飞的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