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36章
  • 下载
  •   第53章 计谋

      杨之逸在半月前便接到了段一鸣的飞鸽传书, 上面说皇帝陛下一行人将到达潮州,与他一同并肩作战。

      这个消息令他十分感动,养伤之余, 他也早早就命人给轩辕澈等人安排了住处。

      潮州不大, 离赤阳河不远不近, 地理优势尚可。这场赤阳河两岸的战役之所以僵持不下,主要是因为大胤的将士们不擅水战。

      大胤疆土在赤阳河以北, 平原为主,有江河湖海流过也无非是些点缀。即便一些临海城镇有当地自发配备的水军,仍旧无法跟宁国的水上战力比拟。

      杨之逸此番受伤也是因为水性不好, 被人钻了空子。之后他选拔了几名优秀的会凫水潜游的士兵, 不开战的日子里,所有人都要跟这几名士兵学习如何凫水潜游。当然,在学这些之前, 要先学憋气。

      已是初冬时节, 天气虽冷,但将士们血液滚烫, 都在为提升水上战力而奋斗着。

      将军, 陛下驾到。杨之逸身边的心腹前来禀告, 杨之逸把脸从水盆里挪出来,甩了甩水珠,问道, 到哪儿了?

      城外五里处。

      快, 我们马上去迎。杨之逸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帕子随便抹了把脸,一瘸一拐地往外奔走, 一边走一边把衣服穿好,走到月亮门边, 他又停住脚步,对院子里的人嘱托道,你们继续练习憋气,不准停。

      是!

      杨之逸在心腹的搀扶下上了马,率领一众人马出了城。

      一路从城门行至城外三里处,跟轩辕澈他们一行人汇合。

      轩辕澈看见他亲自来迎接,打趣道:看来伤得不重。

      轩辕康和宁小熙冲他甜甜笑着叫道:师父~

      看到宁小熙戴着口罩,杨之逸不由关切问道:小熙怎么了这是?

      我有点咳嗽,怕传染给哥哥,所以爹爹让我戴了这个。宁小熙解释道,然后盯着他的腿问,师父你的腿没事了吧?

      没事,好得差不多了。杨之逸尽量让自己走路正常一点,不要一瘸一拐。

      轩辕澈在旁边道:行了,别忍着,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小心太过逞强反而留下病根。

      杨之逸笑着挠挠头,没再多言。

      顾子昂招呼他上马车来:杨大人就别骑马了,我还能顺便帮你看看伤。

      杨之逸看一眼轩辕澈,轩辕澈点头,他才上了马车:多谢皇后。

      顾子昂给他看伤的时候,两个小家伙也凑过来盯着他的伤看,看到狰狞的伤口后两小只都倒吸一口冷气,仰起小脸心疼地看着他:师父,一定很疼吧?

      还好,现在已经不疼了。

      顾子昂处理伤口十分熟练,他现在随身携带药箱,很快就把杨之逸的伤重新处理了一遍,换了新的药。

      杨之逸感觉这药贴在伤处冰凉凉的还挺舒服,不由感慨:皇后医术果然高明,新药敷上,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了。

      爹爹最厉害了!宁小熙骄傲道。

      杨之逸附和着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扭头跟轩辕澈汇报这里的最新情报。

      这两日风平浪静,但臣以为对方一定在密谋什么大的阴谋,所以一直没有放松戒备,同时也在训练士兵们学会凫水潜游这些技能,免得对战的时候手忙脚乱心里发慌。

      做得好,接下来一切照旧,朕也会帮你的。轩辕澈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其实,轩辕澈不需要什么安慰,他的到来,本身就是一种安慰。

      潮州的将士们看到轩辕澈甚至皇后皇子都亲自到来,与他们并肩作战,士气顿时大增,一个个赤膊在院子里池塘里拼命地练习憋气凫水等技能,还有的会凫水但陆上对战功夫差的,则在练习武艺,总之每个人都很努力。

      轩辕澈看到这些,甚是欣慰。

      他跟杨之逸去主屋商议战事,顾子昂也没有闲着,安顿好两个儿子,便开始让人把伤员的情况汇报一下,他也叫来了这里的军医和医护人员,了解战后伤兵的治疗和安顿情况。

      我们的药品有限,都是省着用,而且老朽年纪大了,带的学徒也都没出师,他们辨认草药尚且生疏,所以,伤得轻一点的士兵大多都是随便包扎一下就过去了。老军医说起来也有几分汗颜,但没办法,目前对他来说,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我明白,卢大夫不必自责,在药品不够用的情况下,的确是优先伤重之人。顾子昂安慰了两句,又道,我对草药辨认还行,而且我还有些草药种子,如果有合适的土壤,可以种植一些。虽然比不上在外面采药来得快,但若是我们在潮州还要住很久,种植倒也方便。

      皇后竟然还有草药种子?真是太好了!卢大夫伸出枯瘦的手,去解顾子昂放在桌上的几个荷包袋子,不知都有什么草药?

      多是止血的,还有一些治疗风寒的,帮助伤口愈合的。顾子昂道。

      他当初离开沉医谷时,就想过自己将来要怎么帮轩辕澈,所以跟沈修平要的草药种子都是这种适合在战后用的药。

      卢大夫果然很是惊喜:皇后真是雪中送炭啊!我们正缺几味止血药。不过很快卢大夫又垮下脸来,就是不知道种下后多久才能有草药可以用。

      顾子昂也知道,战场乃是争分夺秒的地方,没有说当场种下草药当场就长出草药可以用的,他带种子是解决根本问题的,却不能解决当下缺药的问题。

      不过这并不影响,因为顾子昂除了带种子,当然也带了成品的药。

      他安慰卢大夫:卢大夫放心,我带了些成品的药,够用两三个月。在这期间,我会带人去附近山上采药,也会想办法种下草药,尽快让草药长出来供大家使用。

      顾子昂所思所想的,自然都比这个世界的人多一步,而且他能用的办法也都是高科技的,比如大棚技术,一些必要的催熟技术等等等等。

      顾子昂还想过一种办法,那就是从根本上减少用药的可能人不受伤就好了。

      而人不受伤,除了武艺高强,自然就要在将士们身上的铠甲做文章了。

      顾子昂说干就干,一点也不含糊。

      不过这事并不简单,首先他没有现世以及上一个世界那样高科技的东西来辅助,其次他也没那么容易就找到批量的布料材质来给所有将士们做护体的衣服,再然后,他自己也没真正地亲自动手做过。要想批量生产,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

      轩辕澈跟杨之逸对战事进行商讨和修改,顾子昂则在为医疗后勤以及贴身护甲等事忙碌着。

      轩辕康和宁小熙除了日常习武,练习暗器,也会帮顾子昂种植草药,学一点医术相关的东西。

      一家人就这么在潮州定居下来,每个人都很忙碌。

      之后一个月风平浪静。但一个月后,战争再次爆发。

      轩辕澈的到来让己方士气大增,而顾子昂准备的护甲也让将士们不惧战争。

      他们连打两次胜仗,伤亡也比之前的低了许多,加上顾子昂在战后带人帮着治疗伤兵,大胤势头一路暴涨,年底的时候,将宁国士兵击退,大家过了个好年。

      他们这边其乐融融,宁国那边就不太好了。

      宁烈这个年过得十分窝火,仗打败了不说,他们之前密谋的将墨翰飞杀掉一事,也没能成功。

      宁阳受了伤,手臂包得很厚实,但仍能看见血迹渗出。他脸色惨白,站立在旁听着宁烈对他数落。

      父皇请再给孩儿一次机会。宁阳坚持道,这次墨翰飞虽然逃脱,但他中了毒,孩儿还有机会对他出手。

      宁烈扬了扬眉:中毒?

      是,孩儿觉得杀掉他未免太可惜了,他还有别的利用价值。宁阳振奋精神,对宁烈解释道,父皇不也怀疑他跟我们表面合作,实际上暗度陈仓吗?孩儿查过了,他的确有个弟弟在几个月前去了麟州,当时轩辕澈等人就在麟州,这其中一定有什么

      宁阳见宁烈脸色稍缓,便继续说出自己的计划:与其杀了墨翰飞,不如用解药来威胁他,威胁他那个弟弟,来达到我们的目的。

      你有什么想法?宁烈问道。

      听说,轩辕澈他们还把儿子带去了潮州宁阳幽幽道,墨翰飞那个弟弟虽然还在麟州,但他身边可是有个罗宇

      哦?你的意思是宁烈目光一亮,他最恼恨的就是没能杀掉轩辕澈,第二恼恨的就是让宁安把轩辕澈的孩子生下来。

      如今,他们鞭长莫及,但却有人能够代劳

      宁阳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父皇,罗宇本就对轩辕澈不死心,墨翰云若想他哥哥活,也不得不听我们的

      第54章 喜脉

      冬去春来, 转眼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这几日,顾子昂有些嗜睡,每每到了日上三竿还睁不开眼, 睡得特别沉。

      按说都是冬三月睡不醒, 但顾子昂冬天还算勤快, 天不亮就起来忙活,又是安排药品, 又是照顾伤病员,又是盯着人做护甲,一忙就会忙到大半夜。

      现在春天了, 天气回暖, 早上没那么冷了,他反倒不如冬天勤快,早上起不来, 晚上吃着饭都能拿着筷子歪头睡过去。

      轩辕澈当然不会刻意叫醒他, 每次见他窝在被子里睡得那么香甜,开心还来不及呢, 怎么会把他吵醒?甚至两个儿子跑来闹也被他轰走了。

      这段时间, 顾子昂的确太累了。

      比他这个指挥战役的人还要累。

      搞得他都不太好意思过多亲昵了。

      两人的造人计划止步在过年之后。

      过年的时候还是能抽出时间好好温存一下, 但那之后他们又都忙碌了起来。

      顾子昂倒是跟轩辕澈商量过,反正现在是战乱时刻,之前他们努力那么久都没动静也挺好的, 过个一两年等局势稳定下来再造人也不迟。

      轩辕澈看着顾子昂沉静的睡颜, 温柔地笑了笑,俯身亲了亲顾子昂的额头, 心想,还好延缓了造人计划。

      顾子昂没怀孕就累成这样, 若之前真的造人成功,他如此费心地忙碌下来,岂不是更累?

      顾子昂轻轻动了动,拥着被子无意识地翻了翻身,不知是醒了还是没醒,他微微睁了睁眼,看着轩辕澈弯了弯眼睛,然后又闭上眼,往轩辕澈这边拱了拱,继续睡过去了。

      轩辕澈忍俊不禁地给他紧了紧被子,连人带被搂了好一会儿才松开,自行起身,去忙他的。

      顾子昂再次醒来的时候,怀里多了两个小不点,不过这俩小家伙没睡,睁着大眼睛无声地玩两个人都很喜欢的手指游戏。

      看见顾子昂醒,他们俩才出声:爹爹!

      嗯,你们是不是早就醒了?顾子昂搂过两个宝贝儿子,一人亲了一口,笑着问道。

      对呀,就爹爹你起得晚,父皇也早就去忙了。宁小熙道,爹爹你是不是很累呀,好几天了,你都睡不醒,是不是生病了?

      他一边说还一边伸着小手去探查顾子昂的体温,顾子昂笑眯眯地看着他:没有,爹爹没生病,就是累了,想多睡一会儿。

      反正他没感觉到哪里不适,也给自己把过脉,应该就是最近太累了,所以才比较嗜睡。

      你们吃饭没有?

      吃过了,父皇给爹爹准备了好吃的,说爹爹起来后可以去吃。

      连着好几日都是轩辕澈给他做好吃的,顾子昂醒来,饭菜还是热的,而且很符合他的口味。这一点让顾子昂十分感动。

      不过今日他收拾妥当,坐在饭桌前,看着往日喜欢的食物,竟然一点食欲都没有,还有些反胃。

      顾子昂勉强吃了点,后来还是没忍住,全吐了。

      这种熟悉的反胃感觉让他瞬间紧绷起来顾子昂伸手揉了揉小腹,随后搭脉诊断无奈他医术还没那么神乎其技,对于怀孕究竟是什么脉象,他并不能确定。

      还没等他想好是找卢大夫诊诊脉还是缓一会儿之后自己认真研究下怀孕的脉象,轩辕康和宁小熙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然后分别朝两个方向跑走了,只留下两句话。

      我去找父皇!

      我去找卢大夫!

      顾子昂在原地沉默了片刻,伸手覆在小腹处,神色复杂地笑了。

      不多时,轩辕澈神色慌张地跟着宁小熙跑回来。

      宁小熙冲到他面前惊慌失措地说爹爹生病了,他顾不上跟杨之逸继续深谈就跑回来了。

      看到饭桌上的膳食顾子昂几乎没动,轩辕澈蹙了蹙眉,上前握住顾子昂的手,紧张问道:小安,哪里不舒服?

      顾子昂有点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眸,拉着轩辕澈的手,低声道:我没事

      轩辕澈明显不信,他便把轩辕澈的手拉到自己小腹处,继续低声说道:可能是有了

      有了?

      轩辕澈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他眨眨眼,当手覆在顾子昂腹部时,轩辕澈蓦地抬眸,目光惊喜:真的?!他顿时手足无措,想扶着顾子昂坐下,又想把人直接抱起来安置回床榻,顾子昂被他的模样逗笑,无奈叹了口气:我也不确定,我只能帮人治伤,对脉象不太熟

      轩辕澈最终选择把他抱起来,抱回床榻,然后扭头吩咐:来人去请卢大夫!

      顾子昂扯了扯他的袖子:康儿去请了。

      轩辕澈挑了挑眉,正想说点什么,便听见外面轩辕康催促卢大夫的声音。

      他站起身来,迎了两步,卢大夫顾不上行礼就被他请至床榻边:你帮小安看看,他是不是有喜了?

      卢大夫目光一亮,他被轩辕康不由分说拽过来,还在担心皇后有什么闪失,来到这里见轩辕澈也在,顿时更加担忧,生怕皇后患了棘手的病,现在闻言不由松了口气,原来是喜事么

      他枯瘦的手搭在顾子昂腕间,捋着胡须慢条斯理地诊脉。

      旁边轩辕澈和两个小家伙都直勾勾盯着他。

      顾子昂也将视线转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