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51章
  • 下载
  •   彭越当然不会拒绝,放学背着书包就跑来了。

      他跟顾子昂年纪一样,穿着校服一亮相,看起来比顾子昂还年轻一点。

      顾子昂今天毕竟是做了造型,衣服也相对休闲和成人一些。

      子昂!你请客呀?彭越坐在顾子昂对面,兴奋地打招呼。

      对啊,不信啊?顾子昂一见他也心情放松,笑着把菜单递过去,想吃什么,随便点。

      这么好?彭越也不客气,拿过菜单又加了两份牛肉和一份五花肉,顺便又加了一听啤酒,姐,我可以喝一听吧?放学时间,周末也休息。

      可以。彭欣同意了。

      今天你们忙什么了?彭越好奇道。

      拍硬照,方便后续的宣传。彭欣解释道。

      顾子昂开始亲自烤肉,他开始要扭头看一眼旁边的人怎么烤,后来手法逐渐娴熟起来,能供上彭越和彭欣两个人吃。偶尔自己还能吃两口。

      手法不错啊!彭越竖起大拇指,边吃边夸,我以前还真没想到你这么会烤肉。要是你还在学校,我们出去野营聚餐就不愁吃了。

      嗯,除了烤肉,别的我也会。顾子昂笑道,你想吃的话,有机会我再帮你烤。

      好啊好啊!彭越吃得更加开心,时而问他们工作的事,时而又絮絮叨叨说些学校里的趣闻。

      三人吃得还挺温馨和谐的。

      姐,你看我适合往娱乐圈发展发展么?彭越吃完后,把烤肉的工作接过来,让顾子昂也开始专心吃,闲得无聊开始瞎琢磨。

      彭欣白他一眼:你作业写完了吗?

      得,姐姐是话题终结者。

      彭越吐吐舌头,朝顾子昂做个鬼脸,专心烤肉。

      吃完饭后,彭欣问顾子昂怎么回家,顾子昂晃晃手机:打车。现在打车软件实在太方便了!

      好,那我们就不送你了,等综艺节目签约的时候我再约你。

      谢谢欣姐,欣姐辛苦了。顾子昂先帮他们打到一辆车,示意他们先上车,回见欣姐。阿越,你好好学习,期待你考个好大学!

      借你吉言!彭越笑了,若是你以后再复学,考跟我同一所大学的话,我就是你学长了!

      是,学长,学长慢走,学长好好写作业。顾子昂打趣道。

      彭越白他一眼,笑着挥手离开。

      顾子昂又打了一辆车,回程路上接到禹烽电话:禹烽,有事吗?我正在往回走了。

      你回来的时候顺便去超市买点食材吧,冰箱里食材剩得不多了。这两天阿姨请假,冰箱存货我们要自己买。

      没问题,交给我吧!

      这第二周,两人开启了同居后的日常生活。

      顾子昂比第一周要忙许多,禹烽也是。

      他倒是知道今天顾子昂去拍硬照,也知道他即将接一档综艺。

      因为叶少钧曾自豪地打电话给他来邀功。

      因为黎锦辉的事,我欠你一次,在摆平黎锦辉之前,我先弥补一下你的小情人。

      禹烽虽然知道这件事,但却没跟顾子昂说,也没再暗中操作。

      他相信,有叶少钧出马,顾子昂出道接戏肯定是不成问题了。

      他也更期待顾子昂能自己闯出一片天地来。

      如果是顾子昂的话,他没理由的相信他可以。

      曼尼的药剂比黎锦辉的药剂更轻缓,顾子昂后遗症发作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这让禹烽稍稍松了口气。

      冥冥中那种只想注意顾子昂这个少年的感觉,却越来越深。

      他们两人,到底有什么渊源呢?

      禹烽没有告诉顾子昂的还有一件事他晚上睡不着,且常常会做梦,梦里就常常梦到一个人以前他完全记不住梦里的事,但自从认识顾子昂,或者说自从顾子昂帮他按摩理疗加药膳辅助之后,逐渐能记起一些梦境中的事。

      他梦到的人跟顾子昂很像,却又不是顾子昂。

      那个人比顾子昂年纪大一些,更成熟,面对他的时候,眼底也是充满爱意,表情却是惊恐的,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的存在。

      可这太矛盾了。

      明明爱着他,却又害怕他,到底是为什么呢?

      难道他是在做预知的梦,以后顾子昂会害怕他吗?他会做什么伤害顾子昂的事吗?

      第78章 第一弹综艺

      禹烽在家胡思乱想了一阵, 越发不得其解。

      好在顾子昂的归来让他的心定了定。

      今天工作怎么样?禹烽跟顾子昂同居两周多,已经学会了日常的嘘寒问暖。

      挺好的,经纪人姐姐说我适合很多种类的造型, 夸张的优雅的二次元的, 无论哪一种, 都不违和。顾子昂很是开心地诉说着自己今天的日常。

      禹烽接过他买回来的两大袋食材,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听着他说, 目光不由自主地带了几分宠溺。

      你请客吃饭吃的什么?禹烽好奇问道。

      我们吃的烤肉,后来临时又叫了她的弟弟彭越,正好是我高中同学。顾子昂不好意思地一笑, 你还没吃吧?我给你做?

      不用, 我已经吃过了。禹烽把食材分类一一放进冰箱,顾子昂就在旁边帮忙。

      那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来做吧。你明天不是想去学校看妹妹吗?

      嗯也行,那我想吃生煎包。顾子昂心中暗暗偷笑直球后的温水煮青蛙, 似乎效果也不错。

      好。那就做生煎包, 下次有机会给你做蟹黄包。禹烽道。

      两人搞定了食材归类入冰箱,又敲定了早饭, 便各自去房间洗澡洗漱。

      洗漱完, 顾子昂例行去禹烽房间, 帮他按摩。

      这次按摩,禹烽还没睡着,顾子昂先睡着了。

      他今天的确很累了, 做造型, 搭配衣服,凹造型, 又要搭配外景,精神高度集中, 一天下来,早就困了。

      尤其又吃饱喝足,还洗完了澡,在禹烽身上给他按着按着,气氛特别舒适,于是就迷迷糊糊地趴禹烽身上睡过去了。

      禹烽察觉到他睡着之后,小心把人挪下去摆在旁边,看一眼时间,刚好十一点,他想了想,最终没把人送回房间。

      正如顾子昂偷偷得意的,他已经慢慢习惯了顾子昂的存在,以前两人各睡各屋,后来他可以允许顾子昂来他的房间给他按摩,到现在,让顾子昂睡在旁边,似乎也没什么。

      他能接受,也不排斥。

      甚至听着顾子昂沉沉睡着时的呼吸节奏以及偶尔响起的小呼噜,竟然感觉还不错。

      他也都有了睡意。

      禹烽关掉灯,躺好后深吸一口气,决定在这个点钟试试睡觉。

      没想到的是,竟然真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他看自己手上佩戴的睡眠检测手表,发现十一点半的时候自己竟然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这也太神奇了吧!

      睡眠之事,其实是件很私人的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睡眠质量。

      有的人能九点十点左右睡觉,一大早五六点就起床;有的人却凌晨一两点才睡觉,早上八点多九点起床;也有的人十一点睡觉,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才起;有的人借助药物辅助都睡不好,有的人沉沉入睡一夜无梦

      当真是千人有千种可能性。

      总之禹烽是没想到顾子昂睡在他身边他竟然并没有觉得私人领地被侵犯,甚至被感染得也睡得早了。

      这应该不只是昨晚顾子昂睡在这里的功效,这小半个月来,顾子昂给他调配的药膳和按摩辅助应该也起了作用。

      顾子昂于他而言,最初是件生日礼物,但现在,已经不再是份礼物那么简单了。

      顾子昂恰在此时醒来,迷迷糊糊一睁眼,看见禹烽的脸,他顿时一愣,瞌睡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睡过头了吗?顾子昂瞪大眼睛,猛地坐起身来,待看见此地是禹烽的房间后,又有几分忐忑。

      不过他心里倒没那么惶恐,时机难得,打破禹烽分房睡魔咒的时候刚好,他便小心翼翼道:抱歉,我昨天一不小心睡着了其实你可以叫醒我,让我回房间睡的。

      无妨,我后来也睡了,就没注意。禹烽跟他一起坐起来,被子滑下去,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膛,顾子昂目光不由自主地扫过去,暗含渴望和崇拜。

      不管哪一世,禹烽的身材都超级棒,这真是件值得庆祝的事。

      禹烽没忽略顾子昂的目光,他轻咳一声,故作镇定下床昨晚他的睡衣是特别宽松的款式,只在腰间系一根带子,所以睡一觉之后,露得有点多。

      顾子昂昨晚也是换了睡衣过来的,所以他也很自然地下床,回自己房间穿衣服去了。

      今天早饭禹烽如约给顾子昂做了生煎包,两人吃过饭后,一个人去公司,一个人去学校。

      顾子语没想到她哥又来看她了,表面别扭着,心中其实还是有点开心。

      这次顾子昂特意挑了个中午的时间,可以带顾子语去吃个午饭,顺便在学校附近逛逛街,给她买点衣服。

      夏天就快到了,女孩子喜欢漂亮的小裙子,当哥的能满足当然要满足一下。

      经过系统的提醒,顾子昂还给小妹带来了一顶遮阳帽,小女孩配上一顶大帽子,有一点点滑稽,又有一点点可爱。

      最关键的是,这么卡哇伊的遮阳帽一戴,本来小太妹感觉的顾子语瞬间变成小仙女,在学校附近逛街,就算被熟识的人看见,恐怕一时之间也认不出来。

      这让顾子语心情不错跟她哥一起逛街的时候,嘴巴一直翘着,试衣服的时候还哼着歌。

      顾子昂在旁边负责拿衣服、付款、递果汁,适当时候夸一夸。

      买完衣服两人又去吃饭,这次吃饭当然还是顾子语拿主意,顾子昂全程微笑点头同意。

      兄妹俩在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将感情又拉近了许多。

      顾子语也主动打开话匣子,跟他说学校里的事。

      比如谁喜欢美术课程,专门去了学美术的特级班,体育老师教给了他们一种新的体操,特别强身健体还健美。

      顾子昂挺喜欢听她说这些,时不时附和一两句,全程笑眯眯地听着。

      顾子语最后被他送回学校的时候感觉腮帮子都疼了,感觉今天中午说的话比她一个星期说的话都多。

      你看起来还不错,你的问题都解决了?顾子语临进校门前,别别扭扭地问了一句。

      顾子昂笑道:嗯,都解决了,你放心吧。在学校里就好好学习,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能有什么事呀顾子语捏捏手指,最后也不多说,把今天的大包小包理好,拎着朝顾子昂鞠了个躬,哥我回学校了。

      她刚转身跑了两步,忽然又顿住,最后跑回来,很随意仓促地抱了一下顾子昂,这才跑走了。

      顾子昂在原地笑了。

      这次看完小妹之后,顾子昂的行程便逐渐紧密起来。

      彭欣带他签署了综艺节目的合约,又带他去试镜了《山河天下》,之后接了两个广告。

      配合着他之前拍摄储备的硬照,彭欣活用宣传,先给他在年轻人眼中刷了一波存在感。

      接下来,彭欣给他报了表演专业课,让他去晋升学习。

      顾子昂对此十分感激,他虽然自认表演功力不错,但毕竟是在一个不算熟悉的世界,能系统地学习一下当然更好。

      综艺节目每周拍摄一次,这档综艺节目是叶少钧公司新投入创作的一部真人秀节目,跟游戏有点相像,每个人物每一期可以选择一个角色,装备也都不一样,然后会把他们放到户外这个户外当然不是纯户外,为了保证安全,是半户外半搭建,将里面的危险因素都排除然后看谁最先到达指定的安全出口。

      简单来说就是密室逃脱的户外版,要体能好,智商在线,还要情商高。

      同期一起参加这档综艺节目的一共有五个常驻嘉宾,第六个每期换一个。

      顾子昂是里面年纪最小的一个,但其他人倒是也没比他大多少,除了有一位三十二岁的老牌艺人撑场子,其他的人基本都在二十三四岁左右,一水的青年才俊,当然,三十二岁那位也是青年才俊。

      第一期的时候难度不大,主要是让他们互相认识,并自由组队,然后熟悉场地。

      关卡分三道,两两一组,选不同的通道开始通关之路。

      顾子昂没先选,礼貌地请其他人选,但也适时地朝三十二岁老牌艺人表达了自己想组队的意思。

      老牌艺人名叫舒景新,十六岁出道,歌手出身,做过一年左右的主持人,后来进修表演系之后便开始了演艺生涯,如今三十二岁,已经拿了不少奖项,最近又拿了影帝的奖,人气流量比得上其他人的总和了。

      舒景新见顾子昂乖巧,气质又清新,别人又在起哄,说他如果带顾子昂有点像带儿子,他就顺势同意了跟顾子昂组队。

      顾子昂便表现出了天降馅饼的惊讶欣喜感,蹦跳过去站在了舒景新的身边。

      卓然跟上部戏搭过的姜萌萌组队,罗俊跟跟师兄宋成泽组队。

      如此一来倒也合适,舒景新经验丰富,带全新小鲜肉顾子昂正好;卓然和姜萌萌认识,前阵子才被炒作是否谈恋爱,话题正热,当然因为他们上部剧是情侣,所以炒作恋爱也没关系,正好给剧带流量和话题;罗俊宋成泽师兄弟组合,一个气质阳光,一个温柔内敛,媒体炒作他们的腐cp确切地说,跟男女情侣一样的炒cp,毕竟这个时代,同性间的爱情,一样是合法的被祝福的。

      开始选路的时候,舒景新征求了一下顾子昂的意见,顾子昂建议选中间那条,舒景新便同意了,他们先进了中间的路。

      卓然姜萌萌选的左边那条,罗俊宋成泽选的右边那条。

      三人的装备是开始做小游戏的时候选的,顾子昂选了一个指南针和装水的水壶,舒景新则选了一把瑞士军刀和一捆绳子。

      他们进入自己选的道路后,先后遇到小溪,小溪里有鱼可以抓,于是顺便抓了鱼,接着到达一个简易屋,能得到新的线索,拿到新的装备打火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