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68章
  • 下载
  •   贺兰亭的优势便是年长几岁,且因为跟丧尸对战次数多,实战经验丰富。

      禹烽自己一个人行走在末世,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多是遇到丧尸便隐藏起来自己,所以,跟贺兰亭比起来,的确是经验不足。

      但他一点都不肯退缩。

      卡车周围是贺兰亭的队友们跟丧尸对战,卡车上是贺兰亭对战禹烽。

      贺兰亭倒是也没下死手他知道禹烽的木系治愈能力较强,如果能收为己用,那当然最好。就算不能收为己用,禹烽对顾子昂念念不忘,能叫他给顾子昂疗伤也不错。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露出一点邪邪的笑容,跟禹烽过招的动作迟缓下来,故意露出败势。

      禹烽操控藤蔓将他甩出去,他故作苦恼,叹道:行吧,我认输。你帮他疗伤之后再说别的。

      然后贺兰亭就落入了丧尸群的方向,他借机把消耗不掉的能量用在了对付丧尸上。

      禹烽见他离开了车厢,就不再回来,有些诧异。不过能跟顾子昂有近距离接触,他还挺高兴的。

      禹烽在顾子昂身边蹲下,扶他起来:你

      小心顾子昂想推开他,但是自己的手碰到禹烽的肩膀,便不受控制地开始吸收禹烽身上的能量。

      这种情况,禹烽没想到,顾子昂也没想到。

      抱歉,我、我控制不住自己顾子昂得到能量的舒缓,体力稍稍恢复一些,他看着禹烽皱眉的表情,继续道,你快推开我!不然,待会你身上就没能量了!

      原来这就是你的体质特殊之处吗?禹烽喃喃着,却没推开他。

      顾子昂着急地想收回手,同时充沛的能量疯狂从禹烽体内传入他体内,他一改颓势,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在他体内的能量值比禹烽多时,终于可以凭借意念把禹烽推开了。

      禹烽虚脱地坐在地上,喘息着盯着顾子昂:你吸收过贺兰亭的能量吗?

      我不知道。顾子昂也目不转睛地看着禹烽,就觉得他真好看啊。汗水打湿碎发的样子,简直迷死个人了。

      你为什么要我跟你走?

      你救过我。禹烽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所以你要报恩?顾子昂眨眨眼,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你是要以身相许吗?

      禹烽:

      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也不是不可以啊。禹烽缓了一会儿感觉好些,他手撑着车厢底,冲顾子昂狡黠笑道,我还以为你对贺兰亭死心塌地呢。

      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我每次见你,你都是半昏迷的状态,所以我觉得贺兰亭对你不好,或者他是在利用你但你没离开他,不是死心塌地是什么?

      或许是身不由己?顾子昂找了个词语来形容。

      禹烽点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所以,你跟我走吗?

      走顾子昂起身,伸手递到禹烽面前,示意自己可以拉他起来。

      禹烽便伸手去握他的手。

      然而,两人的手还没握上,贺兰亭又跃回了车厢,一道细细的电流打过来,两人不得不躲避,双手交错开来。

      子昂,感谢一个人,不用这么实诚。贺兰亭揽过顾子昂,冲禹烽道,谢你给子昂疗伤。

      贺兰亭,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说话算话?禹烽气道。

      贺兰亭摸着下巴,痞痞地开口:我是很想说话算话啊,可没办法,子昂肚子里有我的孩子,我怎么能让他走呢?

      什么?!

      孩子?!

      禹烽瞪大眼睛,惊讶地看向顾子昂腹部。

      顾子昂也懵了,甚至偷偷自行把脉又确认了一次他没怀孕啊!

      贺兰亭竟然拿这个来胡说八道,骗人。

      禹烽后退了两步,还想再说些什么,对战丧尸的小队回来了,各个都带着血腥气,他们呈合围之势戒备地盯着禹烽,仿佛只等老大一声令下,就能对他下手。

      我不是,我没有

      子昂,事到如今,咱们就别瞒大家了。贺兰亭打断顾子昂的话,向大家道,子昂的特殊之处,便是觉醒了这个异能,我之前一直瞒着大家,其实是怕大家把他当怪物。不过,他也有异能,可能是因为这个孩子的缘故,他非常需要能量,所以,如果身边有非常强大的能量体,他可以吸收对方的能量。

      贺兰亭又转向禹烽,笑嘻嘻道:禹烽,多谢你给我儿子充能

      禹烽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转身便走。

      几个起落之后,便没了踪影。

      顾子昂:

      好吧,禹烽这孩子还是太嫩了,人家几句谎话就把他骗得团团转。

      哎,还得锻炼锻炼才行啊

      第103章 预知未来?

      顾子昂在这边感叹少年禹烽的稚嫩, 心里不由自主就充满了怜惜。

      不过贺兰亭可一点都不怜惜禹烽。他望着禹烽消失的方向,得意一笑。他的队友们也都起哄地笑起来,七嘴八舌地恭贺队长赶走情敌。

      队长, 没想到你跟子昂都已经有了孩子, 恭喜恭喜啊, 我为我之前的肤浅无知向你们道歉!那个弹跳力惊人的瘦小男人道了歉。

      贺兰亭摆摆手,示意不用如此在意。

      瘦小男人又朝顾子昂鞠了个躬:对不起了, 子昂。正式介绍我一下,我叫毕飞,毕业的毕, 飞翔的飞。嘿嘿, 之前我太嘴贱了,你可别生队长的气

      顾子昂:

      等等,这些人现在是默认他跟这个贺兰亭是一对了吗?

      有了毕飞的开口道歉, 旁边的几个人也开始道歉, 加自我介绍。

      那个个子高高的大汉说道:我叫熊奇。狗熊的熊,奇特的奇。他憨憨的挠挠头, 诚恳道, 我之前以为你就是个废柴, 一点异能都没有,没想到,你的异能还挺特殊的。

      另外一个戴眼镜的身材中等、黑发服帖、看起来规规矩矩的青年也推了推眼镜, 略带感慨地接道:的确, 在这个乱糟糟的世道,人类生存都艰难, 死亡率也直线飙升,男性觉醒生育异能, 的确是个造福人类的大进步。他微微点头致意道,我是崔志文。

      除了毕飞、熊奇和崔志文意外,旁边还有一个中年大叔和一个年轻的女人。

      大叔胡子拉碴,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颓废风,他叼着烟,一边点燃一边抽了两口,朝下风向吐了个烟圈,淡定跟顾子昂打招呼:嗨,我是沈明彦。

      年轻女人留着脏辫的发型,发色浅粉,透着浓浓的中二风,她侧颈还有纹身,是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耳朵上有一排耳洞,戴着一排耳钉,亮闪闪的,很朋克。

      她脸上化着浓妆,手指甲也染了色,大红色,此刻正在仰头喝水。等沈明彦也介绍完了自己,她才

      朝顾子昂挥了挥手:易娜。

      顾子昂最后转向贺兰亭,这几个人的穿着打扮风格各异,很可能是临时组队,或者才组队没多久。

      而贺兰亭说自己跟他是青梅竹马,那也就是说,自己现在的年纪跟他差不多,也是二十五六岁。

      那也就是说,他跟贺兰亭的相处时间应该是这些人里时间最长的?

      顾子昂再次询问了一下系统,没收到回答,他索性也不再问了,准备认真跟贺兰亭谈一谈。

      他此刻已经有了力气,身上的不适感也已经消失,人精神了许多。

      贺兰亭见顾子昂盯着自己,不由偏了偏头:怎么了?

      你是不是在说谎?顾子昂开门见山道。

      贺兰亭挑了挑眉,其他几个人也都盯着顾子昂,眼里带着看好戏的兴奋,以及一点点疑惑。

      我说什么谎了?贺兰亭勾唇一笑,似乎胸有成竹,一点也不担心顾子昂会拆穿他。

      我根本没怀孕,你也根本不是我男朋友。

      喔~~~易娜等人开始起哄。

      贺兰亭皱了皱眉,随后扭头瞪旁边几个人,起哄声消失,贺兰亭道:沈哥,你跟小崔先去前面开车。

      好。沈明彦和崔志文倒是也不在意队长跟顾子昂有啥情况,他们只在乎能不能在这乱世活下来,队长有本事,能组织他们成一个队伍,且没有把疑似累赘的顾子昂丢下,这就说明了队长除了能力强之外,人品也是没什么问题的。既如此,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过毕飞跟熊奇则很担心,从前阵子,大家陆续觉醒异能、而顾子昂却没觉醒,反而因为某次突然吸收了队长的能量而导致队长差点被丧尸伤到、事件之后,他们俩就一直劝说贺兰亭跟顾子昂分道扬镳,反正有个禹烽还追着顾子昂跑,他们没必要带这么一个不稳定炸-弹。

      只不过贺兰亭没答应。

      前两天顾子昂又成为累赘,毕飞跟熊奇对他意见其实更大了。

      这回队长坦白了说顾子昂肚子里有他的孩子,而这个奇特的异能正是顾子昂觉醒的异能,毕飞和熊奇才明白为什么队长会一直带着顾子昂,还处处相护。

      但顾子昂刚刚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队长在骗人?

      他没怀孕?他也不承认跟队长的恋人关系?

      我有话跟你们队长说,请你们也都回避一下,谢谢了。顾子昂见贺兰亭只支开了大叔跟眼镜,想了想,决定把所有人都支开。

      易娜扔嘴里一颗口香糖,嚼着跳上卡车车头,背对他们,还塞上了耳机。

      毕飞跟熊奇对视一眼,不想走,但贺兰亭朝他们使了个眼色,俩人最终还是跳上了卡车车头,一左一右跟易娜并肩而坐。

      好了,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你为什么会怀疑我骗你?贺兰亭问道,你之前可没怀疑过我,是不是禹烽跟你说过什么?

      所以你真的骗我了,对吧?

      没有啊,男朋友的事不算骗你,怀孕的事也不算骗你。贺兰亭压低声音,过两三个月,你就会显怀了。

      我以前是不是什么都听你的,没有自己的判断力?顾子昂信口胡诌,我觉醒了医术技能,所以我可以自己把脉查看我的身体状况我根本没怀孕。你撒谎。

      贺兰亭这回脸上的惊讶不是装的了,但他没承认自己撒谎,而是看着顾子昂说道:医术技能?这算什么异能觉醒?如果是木系能力我还能信你,单纯的医术,我可不信。他似乎用话说服了自己,镇定下来,继续道,你是诈我呢吧?

      我为什么要诈你?

      因为你看上了禹烽?

      顾子昂深吸一口气,抓过贺兰亭的手腕开始帮他把脉。

      贺兰亭想抽回手,但顾子昂不放,后来贺兰亭转念一想,正好试试他到底说的是真是假,也就任凭他诊断。

      自己年轻力壮,也没什么病症可查出来。

      到时候看他还怎么说。

      肝阴虚,肺肾阴虚顾子昂开始说自己的诊断结果。

      贺兰亭抽回手,打断他的话:肝脏主管人体解毒,我们逃难路上怎么可能休息得好?昼伏夜出是常事,所以肝脏肯定不好。至于你说的什么肺肾阴虚动植物都出现异变的末世,空气质量不好,再加上末世之前本就是大雾霾天气的时候居多,所以肺不好也正常。我半夜会咳嗽你能听见

      顾子昂听他侃侃而谈,明白这种慢性的病症很难给出参考,也就不再多说,准备恰当时机遇到恰当的人再用。

      岂料,贺兰亭话锋一转:但我的肾脏可没毛病,你知道说一个男人肾不好意味着什么吗?

      顾子昂:

      要不是看在你怀孕的份上,我还真想让你亲自体验一把,看看我的肾到底好不好。

      那你凭什么认定我怀孕了呢?顾子昂反问。

      贺兰亭摸着下巴回道:我就是知道。你若不信,就等三个月。到时候胎动绝对不会骗人的。

      顾子昂见他如此肯定,知道再就这个话题争论下去也没什么结果,索性不再多言:看来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可以预知一点点未来。贺兰亭凑近顾子昂,在他耳边悄声道。

      顾子昂:真的?

      真的。

      那你预知到我最后跟你在一起还是跟禹烽在一起了吗?

      贺兰亭皱起眉,有些不悦地盯着顾子昂:你怎么了?这次醒来很不对劲。

      我也实话实说吧。顾子昂突然觉得贺兰亭那个预知未来的理由不错,他借来用了,我也预知到了未来。我预知到的,是我跟禹烽在一起。

      哈哈哈贺兰亭不气反笑,是吗?你果然看上他了。那我们就走着瞧!

      贺兰亭跟他的对话进行到这里便结束了。

      顾子昂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看他去招呼易娜等人下来,而自己则陷入了迷茫。

      贺兰亭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自己诊断是否出错?

      禹烽那小子来了又走了,他还会再来吗?

      为什么贺兰亭那么笃定自己怀孕了呢?

      卡车绕过了刚才被众人解决的丧尸群,朝前开去。

      顾子昂有力气打量周围,发现他们行驶在荒野里,路边没什么建筑物,看起来跟丛林差不多,但比丛林稍微好一点。最起码树木还没茂盛到车子无法通行的地步。

      贺兰亭他们几人互相换着开车,做饭,如此又行进了大半天,很快便到了晚上。

      夜晚的星空很漂亮,顾子昂靠坐在卡车车厢角落,仰望着天空,仔细思考自己醒来所经历的这些事,也尝试过自己动用体内的能量,但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