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70章
  • 下载
  •   而第二个世界,禹烽对他是期待,是试探期待他是爱他的,试探他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还爱不爱他,能不能坚持、继续爱他因为在第二个世界,大胤时代,自己的设定成了小国质子,深爱着大胤皇帝禹烽,哪怕是父皇如何威逼利诱,自己都在最后站在了禹烽的那边。

      大概,在星际时代,自己的表现,给了禹烽学长一点信心,他慢慢确信和期待自己对他是有爱的,所以,在第二个世界,他对自己的人物设定,多了期待和试探。

      期待自己爱他,试探经历过第一个世界的自己,在推算出真相后,仍然能爱他吗?

      顾子昂的思路豁然开朗,慢慢思考起第三个世界。

      这第三个世界,禹烽对他是接受和怜爱接受他以生日礼物的身份成为伴侣,怜爱他出身苦难。

      推算到这里,顾子昂有点推算不动了。

      如果禹烽能够随着心情更改每个世界的设定,那么为什么在第三个世界不把自己的设定改的好一点?

      不过,顾子昂转念一想,又能找到理由说服自己了禹烽在第三个世界,可能无法收手?要么就还是在试探自己?

      因此,在第三个世界,顾子昂能感受到的是,禹烽对他的爱比前两个世界深沉,且复杂不安很多。

      到了这个末世的世界,禹烽对他的态度已经转换成了紧追不舍和无条件包容禹烽比前面几个世界都主动很多,而且哪怕自己可能怀孕,怀的还不是禹烽的孩子,他仍旧选择了接受和包容。

      顾子昂因为有着前三个世界的记忆,加上内心深处对禹烽的爱恋,所以就这样做决定跟着禹烽走,毫无心理负担。

      禹烽自己却是十分忐忑纠结的。

      顾子昂不跟着他走,他会觉得自己对不起顾子昂。

      顾子昂跟着他走,他又会怀疑顾子昂不是真的想跟他走。

      而且走了这么一段路,顾子昂一句话都没说,神色恍惚,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休息一会儿吧。禹烽带着顾子昂跃到一棵树上,选了合适的位置供两人落座,然后又用藤蔓编织成了一个类似小树屋的地方,把两人都笼罩起来。

      顾子昂惊讶地看着他如此熟练地操控着藤蔓,看呆了。

      你饿不饿?禹烽见他呆呆的,变戏法似的变了个苹果出来递给他,现在可能没办法让你吃到面食类的食物,先吃个苹果?

      哪儿来的?顾子昂问。

      攒的。禹烽言简意赅道。实际上,他能够控制植物从幼苗到成熟到结果的全过程,但因此举十分耗费能量,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不会用这一招。如果用了,也会把果子都储藏起来,慢慢吃。

      当然,也因为耗费能量,一次最多结二十个果子。数量不多不少,处在他可以储藏并随身携带的范畴内。

      那你呢?顾子昂接过来,抬头看着禹烽,关切问道。

      我早上已经吃过了。禹烽冲他一笑,笑容很乖巧。

      顾子昂油然而生一股浓浓的父爱,很想摸摸禹烽的头。

      不过,这样的举动太像哄小孩儿,禹烽虽然年纪小,但在这个世界,应该是能独当一面的,且性格也要强。如果自己真的去摸人家的头,估计会惹得对方不快吧?

      顾子昂试图把苹果掰开,但他手劲不够,试了几次,他有点尴尬地松开手,决定放弃。

      禹烽却突然从他手里把苹果拿过去,帮他掰开又递还给他。

      顾子昂回以一笑,然后把一半塞回禹烽手里:一起吃。

      禹烽怔愣住。

      原来他是想分给自己啊

      他也不说什么自己吃过了的谎话了,开心地拿着苹果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一边嚼一边抬头看顾子昂。

      顾子昂也咬了一口,两人相视而笑着,你一口我一口,慢慢把苹果吃完了。

      禹烽制造的这个小树屋很安全,几乎跟树木浑然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是另外建造的。

      两人吃完苹果,也没立刻出去赶路。

      因为外面逐渐听见人声,是贺兰亭他们找过来了。

      顾子昂本来有很多话想问禹烽,但此刻怕暴露己方,便把话憋了回去。

      禹烽朝他这边靠近了些,不知是怕消耗太多能量还是故意的,禹烽把树屋造得很小,仅供两人在里面坐卧。

      禹烽一靠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就更所剩无几了。

      顾子昂当然不担心跟禹烽之间的距离近。实际上,他希望能再近、更近一些。

      毕竟跟禹烽当了三辈子的爱人了,这点距离算不上什么,更近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而且数不清。

      所以,他气定神闲,甚至还有兴致偷偷观察禹烽的表情。

      禹烽侧着头,正在倾听外面的声音,看起来似乎很正常。

      但他稍显急促的呼吸以及微红的脸出卖了他。

      顾子昂觉得这样的禹烽太有趣了,有心逗逗他,便故意跟着一起侧头,脸颊不小心碰到了禹烽的脸,虽然中间隔着禹烽的头发,但彼此脸颊的触觉是都知道了。

      温热的,软软的,很舒服。

      禹烽在顾子昂靠过来的时候,身体僵直,尤其是顾子昂的脸碰到他的脸后,他更是一动都不敢动,呼吸都凝滞了。

      顾子昂忍不住心中偷笑,这么纯情的吗?

      其实,撇开禹烽学长对他做的这些疯狂的事不谈,单就每个世界每个人设来评价的话禹烽学长还挺有情趣的。

      傲娇的、霸道的、冷静的、纯情的,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其他的性格元素融入到每个世界的人设里,他简直是跟同一个人谈了好几场恋爱嘛!

      每一种都不一样,有新鲜感,有趣味感

      顾子昂对这次的少年版禹烽十分喜爱,简直就像是一张白纸,可以绘画上自己喜欢的颜色和图案也就是说可以调、教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和性格。

      他对禹烽的僵硬故作不知,又贴着禹烽的耳朵,无辜地问:是贺兰亭吗?他们追过来了?

      两人之间的这个距离,实际上已经打破安全距离。

      禹烽只要一侧头,估计就能亲上顾子昂。

      但他不敢侧头,仍旧目视前方,心跳咚咚如擂鼓。

      听到顾子昂的询问,禹烽略微点了点头,但他点头的幅度实在太小,跟没点差不多。

      后来禹烽察觉到自己点头不足以传达信息,便又简单地嗯了一声。

      你担心我被找到?

      他们会不会发现?

      顾子昂的问题有点多,禹烽简单用摇头点头的方式回答,又怕顾子昂继续问,最后他鼓起勇气,伸手捂住了顾子昂的嘴,侧头看他一眼,艰难地开口:能不能先别说话了

      顾子昂眉眼一弯,随后眨眨眼,表示可以。

      禹烽便又飞快地松开了手。

      方才柔软的触觉还在手心残留,禹烽握了握手掌,随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专注地盯着外面。

      顾子昂这回很听话,没再问问题,禹烽又专注地盯着外面,悄悄调整着外面的藤蔓枝叶,防止贺兰亭等人发现他们。

      如此专注地操作之后,贺兰亭等人没有发现他们,终于在十几分钟后离开了。

      禹烽长舒一口气。

      顾子昂状似无意地问道:禹烽,你除了有这个木系的能量,还有别的异能吗?

      禹烽扭头看着他,表情莫测。

      顾子昂继续道:比如你有没有可以预知未来的异能?

      禹烽没有回答,却是反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好奇而已。顾子昂微微一笑,我觉得你很厉害,可能会多一种异能也说不定啊!

      禹烽沉默半晌,才摇摇头:我没有别的异能了。

      这样啊顾子昂丝毫不在意,也没关系,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我相信,你一定会保护好我的,对吗?

      禹烽这次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对!

      第106章 不同的开挂方式

      顾子昂问禹烽有没有多一种异能, 其实是想试探一下系统是否跟禹烽绑定了。

      但他又不方便直接问,这样就还得解释自己为什么知道这件事。

      不过,刚刚禹烽有一点迟疑, 顾子昂想, 或许, 他真的跟系统绑定了?

      在禹烽的认知中,把系统当成异能的一种, 大概也是正常的。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顾子昂问道。

      他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以前还有系统给他科普,现在他才是一张白纸!

      比禹烽还白纸的白纸!

      我知道一个地方。禹烽很快接道, 表情带着一点点期待地看他, 好像讨要表扬的小孩子。

      顾子昂忍了很久的冲动实在把持不住,最终抬起手,在禹烽头上摸了一把, 然后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

      禹烽的头发有一点点发白,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环境的影响,又或者是他之前就染过头发?

      禹烽眨眨眼, 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 他虽然有点害羞, 但顾子昂摸他头发,他心里却是高兴的,因此眼睛里亮晶晶的, 并且, 他一直直勾勾地盯着顾子昂,舍不得移开视线。

      你的头发是不是染过?

      嗯。禹烽点点头, 老老实实解释道,我以前有些中二, 喜欢动画里的主角,他的头发是白色,所以,我也染成了白色。

      原来是这样的吗?

      顾子昂忍俊不禁,手指顺势卷了卷禹烽的发梢,评价道:挺好看的。我喜欢。

      禹烽回道:你也很好看。

      顾子昂笑容更深:是吗?

      禹烽郑重点头。

      弄得顾子昂都想找个镜子,或者去水边映照看看自己在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形象。

      不过,遵循前面三个世界的基本规律,他的长相应该是没有变化的,只有发型年龄的变化吧。

      如此,顾子昂想看自己长什么模样的念头也就作罢。

      走吧。禹烽揽过顾子昂的腰,撤掉小树屋的防护,从树上一跃而下。

      他带顾子昂去的地方,距离有些远,且与之前贺兰亭队伍前进的方向正好相反。

      那是个植物园旧址,里面植被丛生,偶尔也会有野兽等动物出没。

      末世来临之后,地球上所有生物不分植物动物都受到了波及,有的变异了,有的感染了,有的进化了。

      人类作为高等动物,受到的影响最大,感染的人群成为丧尸,没被感染的人逐渐觉醒异能,有五行属性的异能,也有返祖类的异能。

      诸如禹烽贺兰亭沈明彦之类,觉醒的是天地自然的五行之力;而毕飞则觉醒的是返祖类的异能,通俗简单点解释就是,毕飞的弹跳力非常惊人,是综合了跳跃类的动物基因,已经脱离了人类所能达到的高度。

      动物的变化也突破了原来的极限,有的铠甲变硬,有的牙齿变尖,有的个头变大,有的个头变小。

      目前还算值得欣慰的是,动物尚未发展成主动攻击人类的规模,它们大多同类攻击,且环境也变得原始化远离人类,丛林法则,优胜劣汰。

      植物的变化算是所有生物里最小的,他们最多长势疯狂,果实喜人。也有一些受不了环境的骤变,枯萎死亡直至灭绝。

      禹烽带顾子昂来的植物园,是国内东南部城市郊区的一座植物园。

      之所以带他来这里,是因为禹烽觉醒的异能跟植物更配他能操控这些植物,为他所用。

      当然了,禹烽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决定的这件事。

      他当初觉醒木系属性的异能后,就有在为未来打算。

      尤其是遇到顾子昂之后,他更是想带顾子昂安定下来,而不是像贺兰亭队伍那样,一直奔波不停。

      植物园是个很好的去处。

      这里没有特别多的动物,植物的攻击力在禹烽存在的情况下几乎可以等同于没有,人类或丧尸群也很少会来植物园毕竟人类还是想生存的,植物园里吃的东西太少了。而丧尸群的目的则是尽可能多地去感染人类,以达到繁殖他们族群的本能。所以,丧尸群大多会追着人类跑。

      末世乱哄哄的初期结束后,动物间的厮杀基本已经结束,它们会自己找到适合族群生活的环境,人类和丧尸也是。

      综合考虑下来,禹烽觉得植物园是他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

      他可以操控植物,也可以猎取小一点的动物加餐,未来还能种植农作物。

      所以,只要生活的地方足够安全,那他就能让他以及想守护的人过上富足安静的生活。

      这地方不错嘛!顾子昂到底是个经历过三世的老油条,禹烽带他来到植物园后,他环顾一番就猜到了禹烽的规划。所以他也不吝赞扬。

      我特地挑的!禹烽得到表扬后笑得很开心,继续带着顾子昂往植物园深处走。

      植物园里也有管理亭,他们挑了个占地平方稍微大点的亭子,准备当做根据地。

      禹烽先检查了一番周围的环境,确保安全,然后嘱托顾子昂: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收拾一下里面。

      当初管理亭的管理员大概是逃难逃走了,亭子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的东西虽然有些乱,但整体来说还算干净。

      禹烽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得差不多了。

      亭子里有床有桌椅,还有电视和收音机,只不过现在电视和收音机都不好用。

      顾子昂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禹烽在外面开始给亭子四周做防护,不由托腮认真观看。

      少年禹烽的腰真细啊,腿真长啊,脸也是真好看啊。

      顾子昂看得差点没流口水。而且,他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这养成的少年爱人如此诱人,他是不是可以反受为攻了?

      当然了,顾子昂也不是无脑YY,他非常克制自己,一切都得等禹烽成年才行。

      禹烽,你今年几岁?

      十七岁。禹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很乖地回答了。